黃蓉襄陽淫史

时间:2019-09-15 作者:网络 热度:

襄陽城外,百萬蒙古鐵騎虎視眈眈。連續攻打了兩個多月,但襄陽城依然沒有被攻破,對於腐敗的宋朝軍隊來說,這簡直是個奇跡,而創造這個奇跡的人,並不是襄陽守備呂文德,而是兩個年輕的武林人士。一個是可與東邪西毒齊名的大俠郭靖,還有一個就是郭靖的新婚嬌妻、黃藥師之女、丐幫幫主、中原第一美女黃蓉。郭靖的號召力加上黃蓉的聰明智慧,百萬雄兵竟然攻不下一個襄陽城。襄陽城上,郭靖帶著魯有腳及諸位武林人士,遙望城外黑壓壓一片的蒙古軍營,不禁愁上心頭,郭靖雖然年輕,但二十歲的他卻已是可與東邪西毒平起平坐的大俠了,還顯稚嫩的臉上已多了份成熟。魯有腳望著黑壓壓的蒙古軍營感慨道:「真不知道,何時才能擊退他們啊?」

一個武林人士道:「如果沒有郭大俠和黃幫主,這襄陽城早就被攻破了。只要跟著二位干,絕對沒問題。」

郭靖沈默著,突然他心中一動:「不知蓉兒現在在做什麼?」

回望襄陽城裡,他們已有三天未見了。這幾天忙著守城,黃蓉在城中維持秩序,起到了穩固后方的作用,才能使眾人安心守城。襄陽城守備府,呂文德的臥室燈火通明,寬大舒適的睡床上,兩具赤裸的身體糾纏在一起,是一男一女。男的正是年過四十的襄陽守備呂文德,只見他一身肥胖的白肉由於激烈的動作而顫抖著,上面已是汗水直流,但他仍興奮的用力頂動自己粗大的陽具在少女的小穴中抽插,少女尖挺的乳房被他用力的揉捏著,粉紅的乳頭被他吮吸著,用牙齒拉扯著。  少女興奮的尖叫著,扭動自己青春誘人的胴體,修長的雙腿盤曲在呂文德的腰上,下體配合著呂文德的抽插挺動著、扭動著,口中發出迷人的呻吟浪叫;「好棒∼用力∼啊∼∼嗚∼哦∼∼太美了∼∼你好棒∼∼啊∼啊啊啊∼∼嗚哦∼啊啊啊啊∼∼∼」

在呂文德激烈的抽動下,少女的浪叫聲更加的大了。呂文德擡起頭,看著身下少女淫蕩的表情,淫笑著:「小騷貨,平時裝得高不可攀,被雞巴一插就變成如此淫蕩。我干∼∼干∼∼哈哈哈∼爽不爽啊?我們可愛可敬的黃幫主,郭夫人。」

這個被呂文德干的大呼小叫的清純少女正是丐幫幫主、黃藥師之女、大俠郭靖的新婚妻子黃蓉。黃蓉美麗的臉上已沒有了往日的神采,明亮閃動智慧的眼中卻閃動著淫蕩的光芒。練武而健美迷人的身體,赤裸的壓一個不是自己丈夫的中年男子的身下,不但任他姦淫,還賣力的討好他。呂文德雙手盡情的愛撫著黃蓉每一寸的肌膚,傲人的乳峰被他無情的揉捏成各種形狀,挺翹的屁股被他大手無情的覆蓋摸索,而黃蓉神秘的小穴任由他粗大醜陋的雞巴瘋狂的抽插。「寶貝兒,來翻個身。」

在呂文德抽出滿是黃蓉的淫水的雞巴,捏著黃蓉的乳房說道。黃蓉得以喘息一下,然后無力的翻身趴在床上,美麗無暇的脊背,挺翹的屁股盡收呂文德的眼底,雖然已看了無數回,但每次呂文德都會被這讓人窒息的美麗所打動、刺激。肥胖的肉體重重的壓在黃蓉略現柔弱的胴體上,雙手探到她的身前,抓捏著她迷人的乳房,黃蓉習慣的分開雙腿,挺起屁股並輕輕扭動,終於濕潤的小穴「咬」

住了粗大的男根,然后迫不及待的將它吞下。呂文德瘋狂的蠕動身體,使陽具飛速的出入著黃蓉的小穴,淫水四濺,黃蓉浪叫聲此起彼伏:「啊啊啊∼∼哦∼∼啊啊∼∼太厲害了∼∼啊啊啊∼∼哦哦哦∼啊用力∼啊∼∼好棒啊∼∼啊啊啊∼∼」

黃蓉美麗的臉龐興奮而佈滿紅潮,她仰著自己高貴的頭顱,甩動著自己迷人的秀髮,扭動青春動人的身體,配合著呂文德的侵入。「小騷貨∼∼啊∼哦∼真夠勁的∼不愧是練武的小婊子∼∼哈哈哈∼你老公看到你這樣會有何反應∼∼嗯?哈哈哈」

呂文德得意的叫囂著。「啊啊啊∼不∼∼不要讓他知道∼啊啊啊啊啊啊∼∼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啊啊啊阿啊啊∼∼」

黃蓉哀叫著。呂文德狠力的抽動陽具,小腹用力拍打著黃蓉豐滿的臀部「啪啪啪啪」

直響:「你這個小婊子∼干!不想讓別人知道,那你就要乖乖的讓我操,知道嗎?」

黃蓉瘋了般扭動身體:「好∼啊啊啊啊啊∼∼我讓你干∼∼就讓你一個人干∼∼啊啊啊啊啊∼∼∼你干的我好爽!我好喜歡∼∼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了∼啊啊∼我∼啊∼要∼飛了∼∼啊啊啊啊啊∼∼」

在她歇斯底里的叫喊中,黃蓉的小穴湧出大量的淫液,她洩了。這是第三次洩身達到高潮。呂文德依然在拚命的抽動陽具,黃蓉無力的趴在床上,嬌喘連連,無力的呻吟著。終於呂文德在一陣更加兇猛的抽插后,發出野獸般的悶吼,陽具用力的頂在黃蓉身體最深處,筋脈跳動著噴射出大量的滾熱的精液。兩具赤裸的肉體安靜了下來,互相依偎著愛撫著親吻著,然后慢慢的進入夢鄉。這是黃蓉在這裡度過的第三十個夜晚。沒有錯,整整一個月了,黃蓉已和呂文德通姦一個月了,這一個月,黃蓉只和郭靖在白天做過兩回,而晚上黃蓉就完全屬於了呂文德。這要從一個月前說起。郭靖黃蓉成親的第十天,第一次與蒙古大軍拚殺了一天,取得了大勝,眾人高興興奮。

呂文德自然要表示表示,邀眾人到守備府歡聚痛飲。黃蓉和郭靖自然成爲眾人讚美的中心,輪番敬酒。首戰告捷又是新婚沒多久,郭靖和黃蓉都有些異常的興奮,竟然來者不拒,酒到杯空。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已是圓月高懸,過了三更。眾人都已喝多了,尤其是郭靖黃蓉夫婦,年輕氣盛,喝酒不會使詐,幾十杯酒下肚,二人已醉了。黃蓉臉頰紅撲撲的格外的美麗誘人。不愧爲中原第一美女啊!看的眾人心曠神怡,更加起哄灌郭靖喝酒。黃蓉見郭靖被眾人圍住,本想上前阻止,但看眾人都很高興,明天不知生死。也就由他們鬧去了,而且自己已經醉的厲害,應該到后面休息一下了。黃蓉歪歪扭扭的向臥室走去,她和郭靖暫時住在呂文德的府上。迷迷糊糊進了房間,一頭倒在床上,睡著了。不知過了多久,房門被推開了。郭靖與黃蓉的臥室外人是不敢隨便進入的,但進來的並不是郭靖,而是呂文德。

原來黃蓉醉酒后迷迷糊糊竟然進錯了房間,現在她正睡在呂文德的床上。呂文德一進屋將門關好,低聲嘀咕:「這個郭靖和黃蓉,雖然年紀輕輕,竟然這麼受眾人擁戴,我這個堂堂襄陽守備竟然沒人搭理。哼!氣死我……」

正在發牢騷的呂文德被眼前的情景嚇住了,自己的床上竟然躺著一個年輕美麗的女子,而且這個美女正是黃蓉。呂文德第一個反應就是離開。但是,看著睡夢中黃蓉的清純美麗的容貌,呂文德竟看得癡了。平日威風凜凜得丐幫幫主,這時候和普通女孩沒什麼兩樣,美麗、溫柔、可愛、乖巧。呂文德雖然胖的像豬一般,又毫無能力,整個一個酒囊飯袋,但是對於女人,他可是行家。襄陽城裡得漂亮女子全被他染指過,不管未婚、已婚甚至是寡婦,只要長得有幾分姿色,必會被他相中並玩弄。這也能成爲呂文德一技之長。看著沈睡中得黃蓉,呂文德心中快速得盤算著,平日受的怨氣一一想起,黃蓉高不可攀得氣質更是讓人不敢有非分之想。但看著如此美若天仙的少女睡在自己的床上,誰又能無動於衷呢。呂文德心中的慾望之火騰騰升起:「是你自己上我的床的哦,哼哼,今天我倒要看看你與別的女子有什麼不同。」

想著想著,呂文德肥胖的身體向床邊移動,可憐黃蓉醉酒后睡得相當的死,根本沒發現床邊已站著個人。呂文德心跳加速,忙深吸一口氣,輕聲叫道:「郭夫人?」

黃蓉沒有任何的反應:「黃幫主?」

聲音又大了些。黃蓉還是沒動靜。呂文德安撫了一下緊張的心情,慢慢的伸出手,搖了搖黃蓉的肩膀:「黃女俠?」

黃蓉輕聲「哼」

了一下,並沒醒來。呂文德膽子更加大了起來,一隻手顫顫抖抖的抓向黃蓉的高聳的胸部。緊張的能聽到自己的心跳,呂文德舔舔嘴唇,始終不敢下手。終於鼓足勇氣,兩隻大手一下子按在了黃蓉的胸上,柔軟的乳房雖然隔著衣服也能感受它的堅挺與碩大。手掌下的乳房隨著黃蓉的呼吸上下起伏,呂文德不禁加力揉搓起來:「哇,果然不一樣,這麼大卻很有彈性,哦,真的不錯哦。」

呂文德輕聲發表著言論。可憐黃蓉一身絕世武功,如今卻被一個無用的中年男人任意揉捏自己神聖的乳峰。呂文德越摸越膽大,黃蓉的衣襟已被揉搓的微微敞開,露出雪白的脖頸和一抹酥胸以及那粉紅色的肚兜。呂文德嚥了口唾沫,呼吸變得沈重,用力扯開黃蓉的衣襟,碩大的乳房將粉紅色的肚兜高高撐起:「好大啊,不到二十歲就有如此龐大的奶子,嘿嘿,以后就更難以估量了。」

呂文德邊感歎邊將肚兜解開,正如他預想的一樣,兩個肥大的乳房白晃晃的蹦了出來,雖然很大,但由於練武,它的形狀非常完美,就似兩座蒙古包,並且非常堅挺,兩粒乳頭粉嫩粉嫩的,小小的圓圓的立在整個乳房的頂尖,就似白玉雕琢的名器上鑲上的紅寶石。呂文德感到呼吸有些停頓,他淫女無數,但第一次見到如此完美的乳房,陣陣乳香撲面而來,肥大的雙手迫不及待的霸佔住這舉世無雙的乳房,先是輕輕的把玩,愛撫,漸漸的力量變大,改成了揉捏抓搓,黃蓉完美的乳房在他手中被揉成奇形怪狀。沈睡中的黃蓉似乎也察覺了有人在玩弄自己的乳房,強烈的刺激使她發出低低的呻吟:「嗯∼嗯∼哦∼嗯∼」

衣襟已完全敞開,肚兜被扔在床頭,黃蓉的上半身完全赤裸在呂文德的面前,胸前碩大完美的乳房被他玩弄的發紅,乳頭早已翹起。呂文德俯下身趴在黃蓉的身上,頭埋在黃蓉的的雙乳之間,像狗一樣發出「吧唧吧唧」

的舔吮的聲音,舌尖挑逗著黃蓉粉嫩誘人的乳頭,用力的吸吮甚至拉扯,雙手更是用力的擠捏,使它們高高的並立在他的嘴邊,任他舔吮。黃蓉呼吸變得急促,胸口起伏變大,頭不自覺的左右擺動,口中發出迷人的呻吟:「嗯∼哦∼嗯∼哦∼啊∼不∼不要∼嗯∼嗯∼哦∼」

更加刺激呂文德的感觀,雙手迫不及待的去解黃蓉的褲腰帶。黃蓉已有些醒了,但醉酒的她,腦袋昏沈沈的,迷迷糊糊的感到男人的愛撫與親吻,她並沒意識到這不是郭靖,無力的問道:「靖哥哥?是你嗎?嗯∼」

聽到黃蓉說話,呂文德的魂差點飛了,嚇得不敢動作,聽到黃蓉的問話,呂文德壓低嗓音:「嗯!是啊,寶貝兒。」

平時沒人的時候郭靖確實是叫黃蓉寶貝兒,所以黃蓉更加肯定這就是郭靖,自己的丈夫,於是雙手勾摟住呂文德的脖子,但並沒睜開眼睛,因爲她很害羞,每次做愛都是閉著眼睛完成的。呂文德見黃蓉將自己當作郭靖了,心中狂喜,順勢吻上黃蓉的櫻唇,一股幽香撲面而來,黃蓉的口中好似散發出無比的熱力,順著呂文德的嘴融化了他的全身,使得呂文德更加貪婪的吮吸舔動,糾纏著黃蓉的吐過來的香舌一通狂吸,迷糊中的黃蓉竟被吻的激情彭湃,她覺得今天的靖哥哥好會接吻哦,好舒服好舒服啊,真想就這樣不停的吻下去,於是就更加主動的回應著。  呂文德不能再等待了,他摸索著解開黃蓉的褲腰帶,這是多少男人夢寐以求的事情「解開黃蓉的褲腰帶,扒下她的褲子,狠狠的干她!」

只要是男人都有這樣的想法,如今呂文德做到了,黃蓉的褲腰帶被他解開了,並且被他用雙手扒了下來。黃蓉配合著擡了下屁股,使得呂文德更加方便的將她的褲子扒光。修長的雙腿,由於練武,筆直結實,動人的曲線散發著無盡的活力,細細的腳腕連接著一雙嬌小的玉足和纖細的小腿,結實圓滑的大腿向上就是豐滿高蹺的美臀了,而在雙腿之間正是女人神秘的三角地,那裡覆蓋著細細的毛髮,誘惑人去探索。呂文德分開黃蓉的雙腿,那道迷人神秘的肉縫就展現在他的眼前了,兩片小巧紅潤的陰唇微微敞開些縫隙,裡面就是那令人窒息的少女小穴。用手分開那誘人的陰唇,黃蓉粉嫩的少女肉穴完全暴露在呂文德的眼前,令他激動的發出一聲悶哼,手指輕柔的在陰唇上撫弄,挑逗著她的陰蒂,另一個手指已探入她的小穴,輕柔的抽動著。由於他的輕柔,黃蓉很快就適應了這麼下流的玩弄,並高興的回應著「今天靖哥哥弄的好舒服啊」

。黃蓉不自覺的挺動著下體,來迎合呂文德的玩弄,「靖哥哥竟然用嘴來舔我的……」

在黃蓉驚喜羞澀中,一股激流隨著「靖哥哥」

的舌頭的舔弄,直沖全身「啊∼∼啊∼∼哦啊∼∼」

黃蓉第一次達到了高潮,她覺得自己在飛,穿梭在云層中,身體隨風上下漂浮,這種感覺讓她無法忘懷,她沒想到男女之間還能達到如此美妙的境界。呂文德大口的吮吸著黃蓉高潮洩身的淫水,他沒想到黃蓉這麼容易就洩身了:「一定是郭靖那小子,滿足不了你。唉,簡直是浪費啊。哼哼哼,從今以后我要好好的教教你,什麼叫欲死欲仙」

呂文德已決定,要征服眼前的美少女,讓她成爲自己的玩物。由於充分的潤滑,呂文德粗大的陽具,很順利的就完全末入黃蓉的體內。感受著黃蓉陰道肉壁溫熱濕潤的禁錮,呂文德並不急於抽插,他搖動腰肢,讓肉棒在黃蓉陰道裡充分的摩擦:「啊,太美了。又軟又緊,一看就是不經常干。郭靖那小子,放著這麼完美的女人竟然不用,太浪費了。」

呂文德感歎著,開始慢慢的抽動陽具。充分的前戲,使得黃蓉早就達到了興奮的狀態,加上呂文德技巧的抽插,雙手配合著愛撫,格外粗大的陽具,黃蓉被拋上一個接一個的高峰,就覺得插在下體的男根就似一根萬能的神棍,每一抽每一插,都能帶來無限的快感。「啊∼啊∼∼啊∼∼好美∼∼嗯哦∼∼啊∼∼哦∼∼太舒服了∼∼啊∼∼∼」

黃蓉竟然放蕩的浪叫起來,雙腿被呂文德壓在胸前,整個身體就似被折疊了,小穴沖上,迎接著陽具瘋狂的抽插。  呂文德邊用力挺動陽具狠干黃蓉小穴,邊用雙手玩弄黃蓉完美的乳房,不時的俯下頭與她瘋狂的接吻,吻的黃蓉口水都流了出來,小穴中更是淫水四濺,黃蓉的屁股上,大腿根到處都是淫水,床單都有些濕潤了。從后面插入,黃蓉從來沒想過用這種羞人的姿勢做愛,但「靖哥哥」

堅持要求,自己也是無力反對,而且由於酒精的作用,黃蓉比平時要更加的開放了許多。雙手撐在床上,雙腿跪起,使得屁股向后撅著,好羞人的姿勢,黃蓉更加不敢睜眼,硬硬的男根碰觸到了陰唇,黃蓉不禁緊張興奮起來,期待著它帶來的快感,但「靖哥哥」

好似並不著急,只是不停的玩弄黃蓉胸前的美乳,以及肥沃的屁股。黃蓉著急扭動著腰肢,用小穴去追尋著男人的陽具。呂文德看著身前四肢撐著床,高高翹著屁股的黃蓉,優美迷人的曲線,更加驚艷。看到她主動的扭動屁股追逐自己的雞巴,呂文德得意的笑了,心道:「什麼俠女?什麼中原第一美女?還不是讓老子操的爽歪歪。今天我一定要征服你。」

隨著陽具的插入,黃蓉發出滿足的尖叫:「啊∼∼∼∼」

隨之而來的就是她帶著哭腔的浪叫呻吟:「啊啊啊啊∼∼嗚∼不∼要∼∼啊啊阿∼∼哦哦∼嗯啊∼∼∼我要∼∼死了∼∼啊啊啊啊啊∼∼∼靖哥哥你好威猛啊∼∼∼啊啊啊啊∼∼哦啊∼∼用力啊∼∼∼」

呂文德聽見她叫著郭靖的名字,心中不爽:「老子干的你爽歪歪,你卻叫那傻傢夥的名字。干死你這個小婊子」

雙手扶住黃蓉纖細的蠻腰,下體更加用力抽插起來,肥大的肚子用力撞擊著黃蓉的屁股「啪啪啪啪啪∼∼」

狂響。黃蓉的浪叫足足叫了一柱香,呂文德突然臉色一變,一個冷戰直沖陽具,酥爽的快感隨之而來,刺激的他發出野獸般的鳴叫「哦哦哦哦哦哦∼∼啊∼∼∼」

全身用力向前頂,陽具更是深深的刺入黃蓉的身體裡面,撞的黃蓉一下趴倒在床上「啊∼∼」

呂文德肥胖的身體重重的壓在她的身上,陽具抖動著噴射出濃濃滾燙的精液,完完全全的注滿黃蓉的子宮,同時將黃蓉送上第五次高潮。屋裡暫時的安靜,只有兩具肉體還在輕輕的摩擦著,黃蓉滿足的閉著眼,享受著「靖哥哥」

溫柔高超的愛撫,好像每一根骨頭都被摸的快融化了,無力的嬌喘著,感覺依然插在小穴中的陽具竟然慢慢的再次變大。「靖哥哥」

又開始慢慢的蠕動身體,陽具又開始摩擦著陰道帶來無限的快感,「只是今天的靖哥哥怎麼這麼沈啊」

不及她細想,「靖哥哥」

的攻勢再次發起,瘋狂的抽插,身體被他任意的翻弄,「靖哥哥」

好似永不滿足,並且花樣繁多,都是以前不曾想過的姿勢,而且每一個姿勢都讓黃蓉銷魂到了極點。終於,在第三次將精液射入黃蓉的體內,「靖哥哥」

的陽具才脫離黃蓉的身體。黃蓉已毫無力氣,只能無力的喘息,十數次的高潮,就算內功高強的黃蓉也不可抵御。「靖哥哥」

慢慢爬到黃蓉的頭上,坐好,然后扶起黃蓉的頭,黃蓉不知他要干什麼,只能隨他將頭擡起,「靖哥哥」

輕輕捏著黃蓉的嘴,黃蓉只好張開,然后就感到一根濕熱腥臭的東西被塞入口中,軟中帶硬。當她意識到是男人的雞巴時,「靖哥哥」

已按住她的頭,自顧自的頂動起來,肉棒在黃蓉的嘴中不斷的膨脹,黃蓉發出「嗚嗚嗚」

的呻吟,「靖哥哥」

抓住黃蓉推拒的小手放在陰囊上,示意她玩弄。漸漸的黃蓉發現,自己竟然喜歡上了這個,小手邊玩著男人的陰囊小嘴用力的吮吸著陽具。看著自己的雞巴插在黃蓉的嘴裡,黃蓉還熱情的吮吸玩弄,呂文德簡直快樂的發瘋了,用力將雞巴頂在黃蓉小嘴深處,不斷的抽動,口水順著黃蓉的嘴角流下,樣子淫蕩之極。一股強烈的激流噴射入黃蓉口中,粘滑的液體不斷的從陽具的前方噴出,黃蓉這才知道,這就是射精,這就是男人的精液。吞下所有的精液,黃蓉感到嘴都有些麻木了,剛才猛烈的抽插,有些讓她窒息,如今只能大口大口的喘氣。嬌小的身體被「靖哥哥」

摟在了懷裡,任意撫摸玩弄,黃蓉無力依偎在他懷裡。突然黃蓉意識到,「靖哥哥」

的身體不想以前一樣是健壯的,而是很柔軟很肥胖。猛然睜開眼,眼前是陌生的房間陌生的床,回頭一看,黃蓉有如五雷轟頂,自己赤裸依偎的男人竟然是醜陋無能的呂文德。「你∼∼!啊∼!」

黃蓉驚叫著,掙扎著,可惜十數次的高潮已讓她渾身沒有一絲力氣,她現在就如一個不會武功弱女子一樣。呂文德淫笑道:「郭夫人,你最好不要亂叫,讓人發現咱倆這樣,可不大好吧。」

一句話,就讓黃蓉徹底絕望了。呂文德緊緊摟住黃蓉的的身體,輕聲道:「這可是我的房間,是你自己上了我的床,想你這麼美的女孩,我怎麼可能忍得住呢。呵呵呵,再說你,你剛才不是很爽嗎?郭靖那小子能嗎?」

黃蓉掙扎著,但聲音已放小了:「你無恥,你這個淫徒,你……嗚嗚嗚∼我要殺了你」

氣急的黃蓉竟然哭了起來。呂文德依然愛撫著黃蓉的誘人的身體:「郭夫人啊,你最好想好了,我是襄陽守備,你殺我?憑什麼?你說的出來嗎?呵呵,我被你平白無故的殺死,軍心必然混亂,朝廷也會追查,你們當然可以一走了之,可這襄陽城就肯定守不住了。你就成了大宋朝的罪人,還會連累你丈夫甚至你父親,當然丐幫也會受到牽連。」

黃蓉無語,這是事實啊「我到底該怎麼辦啊?」

黃蓉茫然失措。呂文德乘機道:「你想想,咱們苦苦守城,不知哪天就死了,既然如此爲何不好好享受人生。咱們只是尋求原始的快樂,有什麼過錯?你剛才所感受的是郭靖不能給你的。難道就因爲他是你丈夫,就應該剝奪你尋找快樂的權利嗎?放鬆些,你快樂放鬆,才能更好的生活,郭靖才能放心的守城,同時你也會更珍惜你們的感情。」

黃蓉迷茫了,呂文德見機行事,身體漸漸壓上黃蓉赤裸的身體:「來吧,放掉包袱,讓我們尋求最大的快樂。我可以讓你嘗到前所未有的快樂。」

大嘴立刻封蓋住驚愣中的黃蓉的小嘴,黃蓉驚恐的掙扎著,推拒著他肥胖的身軀,但當男人粗大的陽具狠狠的插入小穴的時候,彭湃的快感徹底的擊潰了黃蓉的防線,身體不自覺的迎合著男人的動作,快感如海浪般將她僅有的一點矜持吞沒了。呂文德的臥室裡,再次響起黃蓉高亢的浪叫與呻吟,更加淫蕩與放縱。連著幾天,黃蓉都有些精神恍惚,自從被呂文德姦淫,她承受著巨大的壓力。郭靖以爲她累得這樣呢,就更不敢打擾她。呂文德更是有機會就會用各種方式引誘她,但並沒有急於再次姦淫她,呂文德要她主動獻身。小別勝新婚,十天沒見,郭靖由於操勞軍務,有些疲憊,但一見黃蓉,所有疲憊都沒有了。黃蓉也很高興:「只要有靖哥哥在身邊,我什麼都不怕。」

認真聽著郭靖講述這幾天如何與蒙古大軍打仗。到了睡覺的時間,郭靖迫不及待的將黃蓉脫光,然后胡亂的在她身上摸了一通,巨大的陽具就猛烈的插入還有些乾澀的小穴。郭靖沒有任何的技巧,只是猛插猛干,苦了黃蓉,感到郭靖的陽具摩擦的小穴有些疼痛,她好希望靖哥哥能用力愛撫自己完美的乳房,可惜郭靖只是隨意的摸了兩把,只是埋頭苦干。雖然郭靖沒有技巧,但內功深厚,時間很長,漸漸的黃蓉有了少許快感,鼻中輕輕哼了起來,身子慢慢扭動起來,小口吐出灼人的熱氣,就在這時郭靖一陣猛插,發出鳴叫,陽具深深插在黃蓉體內噴射著狂熱的精液,然后就軟軟的趴在黃蓉的身上急促的喘息著。黃蓉就這麼剛剛有些感覺但一切就結束了,這讓她更難過,讓她不禁想起呂文德姦淫時那飄忽的快感。

郭靖很快的滾到一邊沈沈的睡著了,沒有任何的愛撫暱吶,更讓黃蓉感到特別的空虛。這一晚黃蓉緊緊夾著被子,用被子磨著陰蒂,迷迷糊糊的睡去。第二天,郭靖精神爽爽的和黃蓉一起去前線視察,剛一拐出院子,就碰見了呂文德。郭靖熱情的招呼:「呂大人,早啊。」

呂文德陪笑道:「呦,郭少俠,郭夫人,二位這麼早啊,好不容易才見面,怎麼不多睡會兒啊?」

說著話,他偷偷瞟著黃蓉,看著她有些憔悴,心中知道肯定昨晚沒有被滿足。黃蓉自從呂文德一出現就把頭低下了,心頭亂跳,竟然有些激動。郭靖自然不知道二人的想法:「國家大事爲重,兒女之情只好先放在一邊了。」

呂文德立刻露出敬佩的表情:「讓人敬佩。郭少俠有任何差遣,儘管吩咐,下官自當盡力。」

郭靖忙道:「哪裡哪裡。不過還真有些事情,咱們的軍餉不多了,還望呂大人多多想些辦法。」

呂文德道:「我已向朝廷上奏了,估計還需數日。但下官自會想別的方法。」

郭靖:「有勞呂大人了,蓉兒,你也多幫呂大人想想辦法。」

黃蓉低著頭「嗯」

了一聲。下午,黃蓉回到守備府,她覺得心中憋悶,什麼也不想干,她不知道這是怎麼了。正無聊的翻著一些書籍,門被推開,呂文德晃著肥胖的身子走了進來。黃蓉騰一下站起來:「你……你來干什麼?」

身子不禁向后一退。呂文德將門關好,笑嘻嘻的道:「這麼長時間沒見,你不想我,我可還想著你呢。」

黃蓉:「無恥,你給我出去。」

心想現在自己清醒著,又有武功在身,自不會怕他有什麼動作。呂文德上下打量著黃蓉的身體,搖頭歎道:「可惜啊可惜,這麼完美的身體,得不到滿足,不知道享用。太可惜了。」

黃蓉心中狂跳,口中怒喝:「你……你說什麼混話!」

呂文德淫笑道:「一大早就看出你慾求不滿了,是不是郭靖那小子,不懂好好心疼你啊?一定是啦。你想想那天咱們兩個配合的多默契啊,難道你不想再試試嗎?」

黃蓉羞得滿臉通紅:「不……不要……你這個流氓!你……」

氣的說不出話來。呂文德慢慢靠近黃蓉:「沒什麼好氣的,我就是等你和郭靖干一次,讓你知道我比他強多了,他只會顧著自己的感受,根本不照顧你的感受。你一定很難受吧。我卻可以讓你感受最美的快感,你想想,飛起來的感覺,多美啊。」

黃蓉雙手捂耳,哭叫道:「不……我不要……我不能背叛靖哥哥,我……」

呂文德已完全貼近黃蓉的身體,柔聲道:「這不是背叛,你只是得到你該得到的。你這麼完美,就應該得到人間最快樂的東西。郭靖給不了你,你就應該自己去尋找。我卻可以給你,這有什麼不對的嗎?」

說著,他的手已摟住黃蓉的肩頭,黃蓉一驚,扭身出手,一把捏住呂文德的脖子:「你信不信,我只要一用力,你就會沒命。」

呂文德呼吸困難:「你……別忘了,……殺了我,你就是歷史的罪人……蒙古大軍就會佔領……大宋江山,大宋子民……都將淪爲奴隸……還有郭靖,你父親……咳,丐幫的聲譽……」

黃蓉手上的力量慢慢的消失了。呂文德乘勢一把抱住黃蓉嬌小的身軀,大嘴瘋狂的親吻黃蓉的脖頸耳垂,雙手大肆在她完美的身體上摸索:「嘖嘖∼寶貝兒∼嘖嘖,來吧∼嘖嘖∼放鬆心情∼享受吧,我會帶給你無盡的快感∼嘖嘖∼」

黃蓉驚恐的推拒著呂文德肥胖的身體:「不要∼啊∼你住手∼啊∼∼不要啊∼∼」

但快感使得黃蓉使不出一絲的力氣。呂文德邊親吻著黃蓉的臉脖子,甚至嘴唇,雙手更是大力的揉捏她胸前的一對豐乳,解開她的衣帶,順著鬆垮的衣襟,直接愛撫到她滑嫩的肌膚。黃蓉無力的掙扎著,她后悔剛才沒有狠心殺掉這個淫徒,她恨自己的身體背叛了自己的意識,她覺得那一絲理智正被無盡的快感吞噬,她柔軟的癱軟在呂文德肥胖的懷裡。

狂熱的接吻,黃蓉竟然貪婪的吮吸著呂文德伸入口中的舌頭,他的舌頭也一樣的肥大,但很有技巧,將黃蓉嘴中每一個地方都仔細的舔吮,然后和黃蓉主動遞上的香舌糾纏在一起。二人互相吞嚥著對方的口水,黃蓉已不顧呂文德的口水的腥臭,大口大口的吮吸著,彷彿這是甘甜的聖水。黃蓉的上衣已被脫光,碩大的乳房被呂文德瘋狂的蹂躪著,蓄釀很久的快感隨著他野蠻的抓捏席捲著黃蓉的全身,口中發出歡快的呻吟:「啊∼哦∼嗯∼不要∼嗯∼啊∼好舒服∼啊∼美啊∼∼哦∼嗯∼」

呂文德的嘴已將她迷人的小乳頭含入口中,時輕時重的吮吸拉扯,那陌生又熟悉的快感立刻佔據了她的身體,她無力的倒在了桌子上。上身赤裸的黃蓉躺在寬大的書桌上,胸前的乳房被呂文德任意的玩弄親咬,她只是閉著眼享受那無盡的快感。呂文德邊蹂躪黃蓉完美的乳房,一邊開始解開黃蓉的褲腰帶,很快,黃蓉的褲子被扒光,修長的雙腿渾圓的屁股再次展露在呂文德的眼前。分開黃蓉的修長的雙腿,呂文德將肥嘴壓在了黃蓉嬌美的小穴上,舌頭靈活的在她神秘的花園上下翻飛,還不時的探入小穴之中。在清醒的狀態下,黃蓉更加清楚的感受到,那彭湃的浪潮,猶如狂野的野獸吞噬著她的身體,那夢寐以求的飛翔的快感立刻將她拋向高空,不斷的飛躍,突然又飛速的俯沖,那種失重的快感使得黃蓉小穴中,淫水四濺。呂文德大嘴貪婪的舔食著黃蓉第一次洩身的淫水。高潮過后的黃蓉,無力躺在桌子上,雙腿鬆軟的耷拉在桌沿下,乳房隨著她急促的呼吸上下急速的起伏。

呂文德邊欣賞著這醉人的美景,邊脫光自己的衣服,肥胖的身體立刻壓上黃蓉的胴體,兩具肉體激烈的摩擦扭動。然后,呂文德架起黃蓉修長的雙腿,扶住怒挺的肉棒,對準淫水氾濫的小穴,慢慢的插入。隨著粗大的陽具的刺入,黃蓉全身興奮的顫抖起來,小嘴控制不住的發出迷人的浪叫:「啊∼∼啊啊啊∼哦∼啊∼不要∼∼啊啊啊∼好美哦∼∼」

整根的陽具完全末入黃蓉的身體,呂文德再次感受到那緊湊的禁錮與柔軟的擠壓。雙手野蠻的玩弄黃蓉堅挺的乳房,下體更是瘋狂的抽插黃蓉的小穴,呂文德覺得世上最美的事也不過如此了。激烈的碰撞,夾雜著黃蓉亢奮的浪叫與呂文德的怒喝,整個書房變成了淫穢的場所。「怎麼樣∼寶貝兒∼爽不爽啊∼∼」

呂文德得意的問著。「好爽∼啊∼∼啊∼∼哦啊∼啊啊啊啊啊∼∼哦呀∼∼啊啊啊啊∼∼」

黃蓉淫蕩的叫著。呂文德淫笑道:「郭夫人啊,你真是淫蕩啊∼干死你∼∼你這個小婊子∼∼你這個爛貨∼∼干死你∼∼操∼∼」

用各種淫穢的詞語刺激黃蓉,呂文德要將這平日高高在上的美女變成人盡可夫的妓女蕩婦。黃蓉羞憤的叫道:「不要∼啊啊∼我不是∼∼啊啊啊∼不要這麼叫我∼∼啊啊啊∼∼哦啊∼∼我不是∼∼∼啊啊啊啊∼∼」

呂文德將黃蓉拉起來,站在地上,然后讓她趴在桌子上,肥美的臀部向后撅起,扒開肥美的臀肉,露出狼藉的少女下體,粗大的陽具再次狠狠的插入,瘋狂的抽插起來:「還說不是∼∼你這個婊子!∼∼干∼∼你看你現在跟那些妓女有什麼不同∼∼操∼∼你這個蕩婦∼∼只要有人干的你爽,誰就是你老公∼∼是不是∼∼嗯?你的婊子∼∼」

黃蓉扭動著屁股,甩動著秀髮:「我不是∼啊∼∼啊啊啊啊∼∼∼是你∼∼啊啊啊啊∼∼我不要∼∼啊啊啊啊∼∼」

呂文德生氣的拍打黃蓉肥大的屁股,雪白的屁股上立刻印上紅紅的手印:「還敢嘴硬∼∼操∼∼信不信我找人來一起操你∼∼你個小婊子∼∼」

黃蓉尖叫著:「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不要讓別人知道∼∼啊啊啊啊啊∼∼我飛了∼∼啊啊啊啊啊∼∼」

在呂文德的辱罵下,黃蓉竟然又達到了高潮。呂文德扯住黃蓉美麗的秀髮,向后拉,使得黃蓉的頭仰起,小口發出淫蕩的叫聲:「啊啊啊啊∼∼」

呂文德用力挺動陽具在黃蓉小穴中沖殺:「你說你是婊子,我就不讓別人干你,也不讓別人知道這件事∼∼說啊∼婊子∼∼」

黃蓉哭喊道:「不要∼啊啊啊啊∼∼不要逼我∼∼我不是∼∼∼啊啊啊啊啊∼∼∼」

呂文德怒道:「好啊你∼∼臭婊子,還嘴硬∼∼∼看我怎麼收拾你∼∼∼」

說著,將她的頭死死的壓在桌子上,下體如狂風暴雨般抽插得黃蓉得小穴淫水飛舞,肚子與肥臀碰撞得聲音響而密「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同時呂文德高聲喊起來:「來人啊!!來人!!」

其實他早就將附近得人支走,否則早就有人聽到黃蓉高亢得浪叫了,可黃蓉已嚇得不知所措:「不要叫∼∼啊啊啊啊∼∼」

身體拚命得掙扎扭動「不要∼∼啊啊啊啊∼∼我是婊子∼∼我是婊子∼∼∼啊啊啊啊∼∼」

哭喊著,黃蓉說出屈辱得話語。淚水已流了下來,她完全屈服了。呂文德得意得狂笑著:「哈哈哈哈∼∼你這個臭婊子∼∼啊∼∼干∼∼說你是臭婊子∼∼∼說!」

他要徹底得羞辱她。黃蓉無力得趴在桌上,輕聲道:「不要∼我說不出口∼啊啊啊啊啊∼∼∼」

呂文德又開始大叫:「來人啊∼」

黃蓉急忙大呼:「我是∼∼我是臭婊子∼∼我是蕩婦∼∼我是騷貨∼∼啊啊啊啊∼∼」

同時痛哭起來,還夾雜著呻吟浪叫。呂文德滿意極了,他讓黃蓉四肢撐地,像狗一樣在地上爬,然后自己用雞巴在后面抽插她得小穴。黃蓉無奈得在書房裡赤裸著身體,像狗一樣得爬著,屁股高高得翹起,任由呂文德的雞巴狂插猛頂。爬了十圈,黃蓉被無盡的快感弄得筋疲力盡,再也爬不動了,這時呂文德才狂叫著將滾燙的熱精用力的射入黃蓉的體內。然后重重的壓在黃蓉白嫩的身體上休息。休息夠了的呂文德,站起身,撿回自己的衣服慢慢穿戴整齊,看著被高潮折磨的毫無力氣的黃蓉依然趴在地上,小穴中流出渾濁的精液與淫水,全身香汗漣漣,呂文德滿足的笑了。走過去,抓住黃蓉的頭髮,扯起她的頭,只見黃蓉臉上混合著汗水與淚水,讓人不禁心痛,但又有種別樣的美感。呂文德不禁感歎:「你可真是人間極品啊。干你上萬遍我也不會滿足的。」

低頭親吻著她的小嘴,吸吮她的香舌,然后道:「今晚來我房間,我們再好好樂樂。」

說完,放開黃蓉的頭髮,狂笑著離開書房,流下依然享受高潮餘波的黃蓉。夜晚,眾人都已進入夢鄉。郭靖依然在城樓上與眾俠士眾官兵睡在兵營。一條矯健的身影穿過守備府重重的院落,來到呂文德的臥室前,略一猶豫,推門而入。看著身穿夜行衣的黃蓉,呂文德心中再次升起征服的慾望。二人什麼也沒說,呂文德走過去,拉住黃蓉的小手,黃蓉微微一掙,也就任他拉著了。呂文德拉著黃蓉來到床前,然后示意黃蓉自己脫衣服,黃蓉深吸一口氣,開始寬衣解帶。少女青春充滿活力的肉體再次被這醜陋的中年男人壓在了身下。浪叫聲、肉體碰撞聲、男人辱罵聲立刻從呂文德的臥室眾傳出,在寂靜的夜裡格外刺耳。守夜的士兵相互一笑:「也不知今日是哪家的女子,又淪爲守備的玩物了?」

眾人哄笑著,猜想著。又有誰能想到,被呂文德壓在身下玩弄的女子正是大俠郭靖的新婚妻子,丐幫幫主,黃藥師之女黃蓉呢。一個月說快就快,說慢就慢。但對黃蓉來說,這一個月發生的事讓任何人,甚至她自己都不敢去相信。背叛了丈夫郭靖對自己的忠誠,背叛了父親對自己的關愛,背叛了師父對自己的期望,背叛了眾人對自己的敬仰。沈迷在情慾中無法自拔,陷落在呂文德的高超的性愛技巧裡。

雖然郭靖年輕有活力,而且武功高強,但在性愛方面可以說是一竅不通,他和黃蓉都是在結婚的那天才學會如何做愛,還是黃蓉從父親那裡的書籍中學到的一些基礎皮毛。二人又出於身份以及傳統的禮教,在性愛方面不敢也不會別的方式。可呂文德可是淫女無數,雖然又老又醜,但性愛技巧上可謂是高手中的高手,雖然他酒囊飯袋,不會一點武功,但在床上的耐力竟然比郭靖還長。

郭靖最長也就一柱香,而呂文德最長的一次竟達到了一個半時辰。黃蓉覺得自己如妓女一般,被呂文德呼來喚去的,隨時都要滿足他的獸慾,最不能讓黃蓉接受的事實是,自己還很樂意被他玩弄。對於一個十九歲的少婦,對性愛的渴望,是一旦嘗到了甜頭是很難控制的。

今天打了場勝仗,在郭靖的帶領下,黃蓉的妙計安排,使得蒙古大軍一再受挫。眾人自然又是一通敬仰。慶功宴設在守備府的大廳裡,郭靖四下應酬著眾人的道賀與敬酒,一轉身發現黃蓉不知何時已然離去。呂文德的書房,黃蓉已經被扒的精光,跪在一絲不掛的呂文德的面前,嘴裡吞吐著呂文德粗大的陽具,用小巧的舌頭溫柔的將男人的陽具仔細的舔吮。小手還配合著玩弄男人的陰囊與屁股。呂文德享受著黃蓉溫柔的服務,看著自己的陽具肆意的出入著黃蓉的小嘴,得意的滿足感充斥全身。「不管你郭靖多厲害,嘿嘿,還不是戴老子的綠帽子,穿老子的破鞋,哈哈哈」

心中狂笑。口中說道:「寶貝兒,你真的很會吹啊,下次多找幾個人來讓你吹吧,哈哈哈」

黃蓉吐出陽具,喘息道:「你再羞辱我,我就把它咬斷。」

呂文德一把抓住黃蓉的頭髮,一手握著自己的陽具,沖黃蓉的臉上拍去:「讓你咬,咬啊,臭婊子,看我不干死你的。」

被男人的陽具抽打著臉頰,黃蓉竟興奮的呻吟起來:「啊∼不∼」

呂文德猛的撲到黃蓉的身上,大手用力的扭捏著黃蓉堅挺的乳房,陽具迅速的插入黃蓉的小穴,那裡早已經成了一片汪洋了。書房裡立刻充滿了黃蓉淫亂的叫聲,肉棒出入小穴的「噗哧」

聲,小腹撞擊的「啪啪」

聲。隨著呂文德瘋狂的抽插,黃蓉胸前的一對乳房,滾動出一波波的乳浪,呂文德邊用力抽插著黃蓉的小穴,邊欣賞著黃蓉扭動的身軀,淫蕩的表情。修長結實的美腿,被男人架在肩上,小穴任由男人肆意的抽插,這哪裡是往日裡威風八面,聰慧優雅的美女黃蓉,整個一個妓院裡的娼婦。四肢撐地,黃蓉翹起自己完美豐滿的美臀,任由呂文德從后面插入,身體前后扭動,積極配合著男人的侵入,胸前的美乳任由呂文德肆虐著。呂文德邊用力操著黃蓉的小穴,邊拍打她白嫩肥沃的屁股,雪白的臀部上立刻佈滿了紅紅的手印,每拍一下,黃蓉就會淫蕩的呻吟一聲,屁股不住的扭動著,極力討好身后的男人,讓他更用力的操自己。郭靖拉住一位僕人:「你可看見我夫人了?」

僕人尊敬的說:「郭大俠,我剛才看到郭夫人和呂大人一起到后邊去了,好像有什麼事要談。」

郭靖心道:「他們有什麼可談的呢?」

書房裡,呂文德躺在地上,黃蓉叉腿騎在他的身上,小穴奮力的套弄著男人粗大的陽具,腰肢扭動著,乳房上下飛舞,長髮甩動著,美麗青春的臉上,洋溢著滿足的媚笑。呂文德盡情的享用著這具完美的肉體。郭靖穿過走廊,來尋找黃蓉,四下一找,發現只有書房那個院子四周沒人,於是繞過迴廊,向書房走來。黃蓉趴在呂文德的下體,小嘴含著男人的陽具,認真的吮吸著,小手愛撫著陰囊,香舌不住的舔動著龜頭,呂文德發出滿足的呻吟,大手按住黃蓉的頭,雞巴用力向黃蓉的口中頂動,陽具不斷的膨脹,一股火熱的陽精奮力的從龜頭前方噴出,直接射入黃蓉的食道,黃蓉努力的吞嚥著,但還是有一部分溢出了小嘴。吐出漸軟的陽具,黃蓉嫵媚的用香舌將嘴邊的液體舔入口中,然后趴伏上呂文德肥沃的身軀,用自己迷人的身體與他糾纏著。二人就像情人一樣的親吻著,互相愛撫著對方的身體。郭靖走到書房門口,剛要敲門,門一下子就開了,黃蓉衣冠整齊的從裡面走了出來,一見郭靖,高興的道:「靖哥哥,你怎麼來了?我剛和呂大人商量完軍餉的問題,怎麼前面完事了嗎?」

郭靖一見黃蓉甜美的笑容,心中說不出的開心:「還沒,只是沒見到你,有些想你」

一陣傻笑。黃蓉看著憨憨的郭靖,心中湧上一絲愧疚。這時呂文德走了出來:「呦,郭大俠。剛剛郭夫人跟我商量了一下軍餉的問題,還需郭大俠鼎立相助啊。」

郭靖笑道:「有蓉兒幫你,你還不知足嗎?以后這方面的事情,還得你們兩個多費心啊。」

呂文德心道:「心倒不怎麼費,就是體力費的挺多。」

乘郭靖轉頭之際,沖黃蓉一陣淫笑。黃蓉臉一紅,忙拉著郭靖:「走,咱們到前面去。」

呂文德忙跟上,貼著黃蓉走著,他的手不禁按在黃蓉的屁股上,不住的抓捏,黃蓉不敢大幅度的掙扎,輕輕扭動了兩下,看掙不開,不禁回頭瞪了他一眼,也就不理他了。就這樣呂文德肆意的摸著黃蓉的屁股,三個人來到了前廳,呂文德才戀戀不捨的離開了黃蓉。看著黃蓉優美的身姿穿梭在人群裡,呂文德心理上滿足之極,不禁又想姦淫她了,於是讓僕人帶話,說在后花園等她。黃蓉擺脫眾人,來到后花園。呂文德在假山后向她招手,黃蓉撒嬌道:「剛才不是剛剛完事嗎?你怎麼……」

呂文德淫笑道:「誰讓你那麼迷人啊?來寶貝,再讓我好好操操你。」

脫下黃蓉的褲子,露出白嫩的肥臀,掏出自己碩大的陽具,用力插入小穴。黃蓉雙手扶住假山,屁股向后撅著,承受著男人肆意的侵入。這一頓慶功宴,呂文德與黃蓉總共離開了五次,黃蓉的嘴裡被射入兩回,小穴裡被射入兩回,屁眼裡還有一回。到了晚上,乘著郭靖在城樓上守夜,黃蓉再次鑽入呂文德的房間,渡過淫亂的一夜。

這天,黃蓉從呂文德房裡出來,昨晚又是大戰五回合,呂文德到現在還在熟睡,黃蓉本是習武人,睡不得懶覺,雖然被折騰了一晚上,但小睡一覺就回復了元氣,倒是呂文德需要好好休息一下,好在晚上再行魚水之歡。年輕的黃蓉已經習慣了這種淫亂的生活,習慣了呂文德的姦淫,夜夜尋歡反而使她更加美麗,更加嫵媚,更有女人味。躲過守衛,黃蓉回到自己的屋裡,郭靖又是一夜未歸,黃蓉已經不再夜夜企盼郭靖了,因爲從呂文德那裡她得到了更大的滿足。準備好水,黃蓉要好好清洗一下身體,昨晚被呂文德弄得渾身是汗,而且全身還被他用男精抹得到處都是。脫下衣服,露出完美誘人的侗體,堅挺豐滿的乳房,纖細的小蠻腰,修長勻稱的雙腿,渾圓肥大的屁股,每一處都令人無法抗拒的充滿著誘惑,這是一具充滿激情與活力的年輕的身體,卻被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所擁有著,挖掘著它的無限的潛力。溫暖的水從頭上澆落,滑過黃蓉白嫩的身軀,黃蓉不禁舒服的呻吟著,身體扭動著,竟然又有一些沖動,心裡道:「我真的變得如此淫蕩了嗎?無時無刻都在幻想著與男人做愛,我怎麼會變成這樣呢?」

不及細想,小手已溫柔的在自己迷人的身體上遊走愛撫起來。陣陣快感傳遍黃蓉的全身,她的身體已經被呂文德改造的非常的明感了,一點點的刺激就能勾起黃蓉洶湧的性慾。黃蓉的手已經按在自己的小穴上,手指激烈的撫弄著陰蒂,中指深入小穴不住的抽動扣弄,淫水氾濫,高潮叠起。現在的黃蓉非常的渴望男人,雖然昨天晚上呂文德已經給了她極大的滿足,但黃蓉的慾望竟比他想像的還要大,一旦被開發就不可收拾。

黃蓉呻吟著,飛快的用手指撥弄下體,她感到格外的空虛,她好想有人添補自己的身體。突然,黃蓉聽到了急促的呼吸聲,不是自己的,而是一個男人的。武功高強的黃蓉,雖然在高潮中,亦能分辨周邊的情況。餘光一掃,發現偷窺者就趴在窗縫上,向裡張望,也許是被黃蓉的呻吟聲吸引過來的。黃蓉不知道這個男人是誰,這個大院裡光家丁就三十多人,還有衛兵、雜役,總共加起來近百個男人。黃蓉起先很氣憤,自己堂堂丐幫幫主,黃藥師之女,大俠郭靖的妻子,竟然被一個陌生男人偷窺洗澡,而且自己的醜陋的行爲也被發現,不禁產生了殺人滅口的想法,對於武林中人,殺人是很平常的,何況是黃老邪的女兒。但黃蓉沒有那麼做,她做了一個讓自己都吃驚的選擇。緩緩的從水桶裡站了起來,將自己青春健美的誘人侗體完全暴露出來,讓窗外的人盡情欣賞。

舒緩的伸展曲線優美的身體,擺出各種誘人的淫蕩姿勢,在呂文德的調教下,這些動作黃蓉已經做的很熟練了。不停的變換姿勢,將少女隱秘的部位也充分的展現給偷窺的人看。黃蓉能感覺到男人的眼光的灼熱,聽到他的呼吸更加的急促,黃蓉更加的興奮,更加的渴望。

黃蓉輕輕的將門閂打開,然后,慢慢的走回,雙手扶住水桶,彎腰,將屁股向后撅起,渾圓的屁股正沖著偷窺者的窗戶,然后輕輕的擺動,豐滿的臀肉,擠壓出來的深深的臀縫,少女的隱秘處若隱若現,這完全是引誘。黃蓉整個身體都淫蕩的扭動著,口中還發出誘人的呻吟,秀髮左右的舞動。窗外的人被黃蓉的舉止震撼了,猶豫了很久,終於,門被輕輕的推開,然后關上,門閂扣好。黃蓉感到男人走到了身后。黃蓉又緊張又興奮,又期待又害羞,她不敢回頭看他是誰,她只希望現在他能滿足一下自己的慾望。男人的呼吸更加的急促,這麼近的欣賞黃蓉赤裸的身體是他做夢都不敢想的,但現在就在眼前,平日裡讓人望而生畏的丐幫幫主,智慧與美麗完美結合的美少女,在戰場上英姿颯爽的統領萬軍的女豪杰,如今竟然主動的勾引陌生的男人干她,這讓男人激動發瘋。

男人雙手首先覆蓋住黃蓉圓潤肥美的屁股,先是輕輕的愛撫,黃蓉感到這是雙粗糙的大手,由於過於操勞,手上佈滿了繭子,接觸到身體上,反而更加的刺激,不禁興奮的顫抖起來。粗糙的雙手緩緩的在黃蓉白嫩的肌膚上遊走,力量越來越大,愛撫變成了揉搓,最后變成了抓捏,好像要將這美麗的肉體撕扯開來。黃蓉在男人的大力愛撫下,更加的性感,渾身火熱。男人再也忍不住了,黃蓉聽到他近似野獸般的低喘,感到他連拉帶扯的將褲子脫掉,一根火熱堅挺的肉棒隱約碰觸著黃蓉的屁股,黃蓉已經能感覺到它的殺氣,閉上眼睛扭動身體,等待它的到來。一隻大手扶住黃蓉的小蠻腰,另一隻手扶住肉棒對準淫水氾濫的小穴,奮力的向裡一頂,好像把積壓在體內的所有力量全部的釋放。「啊∼∼∼」

黃蓉一聲興奮的浪叫「好粗啊!」

這是黃蓉第一感覺,「好硬!好熱!」

第二感覺,直到肉棒碰觸到子宮口「好長啊!」

黃蓉第三個想法剛一出現,竟然就達到了高潮,一陣陣的暈眩。這是一根又粗又硬又長的陽具,跟它一比,呂文德和郭靖的陽具就普通了,這簡直就是牲口的雞巴,黃蓉聯想到馬的雞巴以及驢的雞巴,真的有一拚啊。男人好像很滿意自己的插入就給黃蓉插得高潮,就像得勝的將軍,看著身下女人因興奮而顫抖緊縮的身體,聆聽女人高潮所發出的淫叫與呻吟。

直到插入黃蓉體內的雞巴感到壓迫的力量減小后,男人才開始抽動下體。黃蓉在男人的抽插下,忘情的尖叫,身體瘋狂的扭動,好似要逃離男人的控制,但屁股卻用力的扭動,配合著男人的抽插。男人的粗糙的雙手從后面探到她的身前,抓捏住搖晃的豐滿乳房,用力的搓揉,感受它的飽滿與彈性。浴室裡,黃蓉赤裸著身體,任由一個她都不知道是誰的男人玩弄身體抽插小穴,而且異常的興奮與狂野,這種被奸的快感比被呂文德姦淫時的快感又有所不同,更加增加了神秘的快感。

男人低吼著,發動全身的力量姦淫這貌似清純忠貞的女人,雙手貪婪的在黃蓉滑嫩的肉體上遊走,低頭在黃蓉光滑的背脊上不住的親咬,甚至俯身去親吻黃蓉的脖子臉頰耳朵,黃蓉閉著眼,不去看他,任他輕薄,隨意玩弄。男人的熱氣噴在臉上,臭臭的,夾雜著煙臭與酒臭還有腐臭,估計這人一般不刷牙的。黃蓉感到一陣反胃,不禁皺眉,男人好像發現了她的不滿,竟然咒罵起來:「臭婊子,還敢嫌老子口臭,看我不干死你的。」

用手扭過黃蓉的臉,大嘴覆蓋住黃蓉的柔美的小口上,腥臭的舌頭在黃蓉的嘴上不住的舔動,黃蓉閉著眼不敢看他,只能拚命的甩頭想擺脫他的鉗制,突然,男人奮力的將陽具向黃蓉身體更深處頂去,黃蓉一陣的暈眩與快感,不禁張口浪叫,小舌就這樣的被男人吮吸住,無法逃脫,只能無助的吞嚥下對方的口水,與男人的舌頭糾纏。男人高興的看著黃蓉吞嚥下自己的口水,狂笑起來,雙手卡住黃蓉的細腰,下體更加瘋狂的抽插起來,撞擊在黃蓉的屁股上「啪啪啪啪∼∼」

狂響。黃蓉無助的呻吟浪叫著,攀上一個又一個高潮的頂峰。也不知過了多久,也許近一個時辰了,黃蓉已被無數的高潮弄得筋疲力盡了,快站不穩了,也就是她練過功夫,還能一直挺到現在,要不早就被干昏過去了。男人依舊精力旺盛的戰斗,奮力耕耘著黃蓉的小穴。終於在一陣如疾風暴雨的沖刺后,一股股有力的液體滾燙著射入黃蓉體內,男人發出滿足的狂野的怒吼,全身緊繃,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雞巴上,將精液一滴不拉的全數灌入黃蓉的身體,才滿足的鬆弛下來。

浴室裡赤裸的黃蓉癱軟的趴在地上,一個裸露下體的男人壓在她的身上,任意的玩弄著她的肉體。二人的呼吸的聲音交織在一起。男人突然想起什麼,猛的爬起來,找到自己的褲子,飛快的穿好,撥開門閂,慢慢打開門,四下一看沒人,連門都不關了,一溜煙的跑了。

黃蓉漸漸從高潮中醒來,感到男人狼狽的奔逃,估計是怕自己爲難他,但現在的自己……,黃蓉不禁苦笑一下,爲自己的下流放蕩流下淚來,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下體被男人干的有些腫脹,但又很舒爽,不禁的苦笑,然后走過去將門關好,重新進入水桶清洗自己的身體,但她知道,自己的無恥與淫蕩是無法被清洗掉的。看著院子裡來來往往的人流,黃蓉總是在猜想:「上次那個男人到底是誰呢?」

從始至終都沒敢看那人一眼。但現在好奇心與那天超爽的回憶,使她不禁想找到那個人,找到他干什麼,她也不知道,也許……,黃蓉不禁臉紅。突然想起,那個男人有很扎人的鬍子,不長,但很茂盛,而且他滿嘴的臭煙味,應該是常年抽煙、喝酒。當時的男人,喝酒是很平常的事,但抽煙卻不是很平常了,一般都是年歲大的人。黃蓉不禁悲哀,自己怎麼總是被老年人姦淫啊。旁敲側擊的詢問管家,管家的回答讓人失望:「咱府上抽煙的人不多,老劉,老馬,老王,老張。」

這四個人,黃蓉都認識,兩個是馬房的,兩個是廚房的,但他們不是沒鬍子就是長鬍子。管家剛轉身要走,突然,回身道:「啊,對了,還一個,就是住在后邊垃圾房的董老爹,他也抽煙。」

黃蓉心中一愣,這董老爹,她是沒見過,難道?垃圾房離大院很遠,一般不會有人去的,因爲,那裡的味道,簡直能要人命。黃蓉剛剛看到垃圾房的門,就已經聞到了那刺鼻的腐臭味,心中默默的祈禱「千萬別是……他」

推開虛掩的門,屋裡的味道更是難聞,陰暗潮濕,快趕上廁所的味道了,黃蓉覺得一陣噁心。「誰啊?!」

裡屋的人聽到有人進來也很奇怪,端著碗走了出來,一見到黃蓉,整個人被驚呆了,站在那裡不敢動了。黃蓉打量這人,約五十多歲,滿臉的皺紋,快把眼睛擠沒了,長得活似麻風病人。但感覺身子骨很硬朗,個不高,很瘦,全身葬兮兮的,滿臉的胡茬子,都花白了,一雙粗大的手,一隻捧著大碗,一隻拿著筷子,碗裡的東西一看,竟是大院裡的剩飯剩菜。黃蓉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因爲這人身上竟然穿著個肚兜,正是那天自己被姦淫后發現被拿走的那件。「你……你……怎會是你?……?」

黃蓉扶住門框,她簡直要難受的要死。董老爹嚇得碗也掉了,跪趴在地上:「黃幫主,郭夫人,饒命啊!小的那天是一時沖動啊,我已經幾十年沒碰過女人了,我實在忍不住啊,饒命啊!」

搗蒜般的磕頭。見到他猥瑣的樣子,回想起那天自己竟然是主動勾引他來姦淫自己,黃蓉一陣急火攻心,竟昏了過去。昏迷中,黃蓉感覺自己彷彿置身在海洋裡,不住的起伏,暈眩的快感一波波侵襲著身體的每個角落。慢慢恢復意識的黃蓉,感到更大的快感,不禁呻吟起來,下體是一根粗大火熱的肉棒在瘋狂的抽插,激發著黃蓉體內彭湃的慾望。黃蓉感到無比的舒服,她希望這根肉棒不要停下,就這麼一直的插著干著,只要能被它干她什麼都願意做。迷迷糊糊中她聽到「我以爲是來找我算帳的呢,原來是來讓我干的啊,哈哈哈,你這個騷貨,干死你!」

。黃蓉猛的睜開眼,看到是那張醜陋蒼老的臉孔,小眼中閃動著野獸般的目光,裂著大嘴,用力聳動著身子,自己修長圓潤的美腿,被他架在肩頭,赤裸的下體充分的向上挺起,承受著他的陽具的抽插。董老爹見黃蓉醒了,「呵呵呵」

淫笑道:「黃幫主,沒想到你這麼體恤下人,我老董幾十年沒碰過女人了,你不但成全了我,還這麼主動的來找我,我就算死也值得了。今天我一定努力讓你爽翻了天的。」

說著,更加賣力的聳動著身體。黃蓉無力的掙扎著:「不∼∼我沒有∼啊∼啊啊∼不要∼∼停啊∼∼哦∼天啊∼∼啊∼」

昏迷中已達到了數次高潮,加上現在身體裡又將達到新的高潮,黃蓉哪裡掙脫的了董老爹的懷抱,只能任由他肆意的玩弄。時間一點點的過去,黃蓉一絲不掛的躺在董老爹破舊的木板床上,一條腿無力的搭拉在床下,另一條被董老爹抓住腳踝提在半空,大張的下體,被董老爹超人的陽具無情的抽插著,豐滿堅挺的乳房被他肆意的揉捏。黃蓉已接近昏迷了,她覺得自己的小穴已經麻木了,外面的天色已經昏暗了,記得自己是吃過午飯就過來了,看來已經一下午了,但這個董老爹還沒有一絲的射精的感覺,而且一直是處在非常興奮的狀態,自己已被他折騰的要死了。如果是個普通的女孩,還不被他活活的干死啊。

正想著,突然又一陣熟悉的快感從下體沖向全身每一個角落,這是黃蓉記得的第二十次的高潮,頭腦中一片混亂,一陣陣的暈眩,說不出的舒服,同時她終於聽到了董老爹野獸般的吼叫以及感受到了他近似瘋狂的抽插,然后是一股股強烈的熱流沖擊著她的子宮,將它填滿,將黃蓉帶入第二十一次高潮。男人無力的重重的癱軟在黃蓉赤裸的身上,雙手依然不老實的上下撫摸著,揉捏著。

依然是那麼的又髒又臭,但黃蓉好像已不在乎了,她就像溫柔的妻子,擁抱著自己的丈夫,互相愛撫著對方的身體,感謝對方爲自己帶來的快感。當黃蓉離開董老爹的屋子的時候,天已經黑了,該是吃晚飯的時候了。剛才還赤裸的依偎在董老爹懷裡的黃蓉,現在又恢復了本來的高傲與清純。她先匆匆的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然后容光煥發的出現在飯廳裡。呂文德,郭靖等人已在等候。黃蓉的到來使得整個飯廳一亮,如此美麗的女人竟然就出現在眼前,每一個男人都爲之傾倒。這一夜,黃蓉和郭靖睡在一起,郭靖草草的結束了夫妻工作,弄得黃蓉不上不下,還好下午董老爹超人的體力,早已將黃蓉青春充滿活力的身體滿足了,要不,黃蓉怎能睡個如此好覺呢。郭靖一大早就被叫走了,黃蓉正在梳妝打扮,門已被呂文德推開,他已經是這裡的第二個男主人了。

從后面抱住黃蓉的身子,溫柔的愛撫著:「寶貝兒,昨天一天沒干你,想死我了。」

雙手伸入黃蓉寬鬆的睡衣,抓捏住黃蓉堅挺豐滿的乳房,用力的揉動著。黃蓉發出淫蕩的呻吟:「討厭,一大早就來騷擾人家∼嗯∼哦∼輕點嘛∼啊∼」

整個身子靠入呂文德的懷抱。呂文德淫笑著:「昨晚郭靖那小子又沒滿足你吧,你這個小浪蹄子,讓我現在好好滿足你一下。」

說著,一隻手已伸入黃蓉的內褲裡,扣弄她的小穴。黃蓉立刻激動的扭動身子,舒服的發出誘人的呻吟:「啊∼∼哦∼嗯∼好舒服∼∼啊∼∼那裡~~不要啊∼∼嗯∼∼哦∼∼哦哦∼啊∼∼嗯∼∼你好壞∼∼啊∼∼」

呂文德的調情技術真的算是超一流了,只幾下,就將純情高傲的黃蓉變成了淫娃蕩婦。熟練的將黃蓉的衣服扒光,青春健康的少女侗體輕鬆的落入呂文德的懷裡,呂文德飢渴的探索著這具誘人的肉體,品嚐著這絕世的身體。兩個人就像久違的戀人,熱情的擁抱在一起,熱烈的接吻。一個四十多歲的胖男人與一個十九歲的少女如此的情景,確讓人覺得匪夷所思。

少女嬌美的乳房被呂文德無情的蹂躪著,黃蓉非常習慣的用小手解開男人的褲帶,然后伸入男人的褲襠,抓住粗大的男根,溫柔的撫弄著。呂文德興奮的喘息著,下體感受著武林第一美女嬌嫩的小手的服務,上邊親吻著武林第一美女的小嘴,雙手肆無忌憚的愛撫武林第一美女的肉體,這是何等的美事啊。黃蓉順從的跪在了呂文德的面前,伸出舌頭,仔細的將男人的陽具舔弄了一遍,然后張大嘴巴,將整根雞巴塞了進去,她知道男人都喜歡看到自己的雞巴能完全插入女人的嘴裡,深深的頂在喉嚨的深處。果然,呂文德激動全身顫抖,發出舒服的呻吟:「哦!不錯,寶貝兒,你越來越會含了,啊∼∼對,就這樣,哦∼∼好舒服∼嗯∼∼」

下體輕輕的在黃蓉的嘴裡攪動,感受嫩滑的香舌從龜頭及棒體上舔過的舒爽感覺。呂文德慢慢的享用著黃蓉的小嘴,大手抓捏著她豐滿的乳房,終於忍不住了,將黃蓉的身體一把抱起,放到床上,拔開她修長的雙腿,大雞巴對準濕淋淋的小穴,用力的一插到底,二人同時發出舒爽的呻吟、滿足的淫笑。呂文德技巧的抽插,節奏變換有度,抽插有深有淺,好像把黃蓉的陰道裡所有的地方都碰觸到了,而且把每一處的敏感度挑逗到最高潮,然后把每一處的高潮彙集在一起,從下而升,爆發到身體的每一個角落,高潮重重疊疊,一波波連綿不斷,比董老爹的猛烈又形成不同的滿足。屋裡春光無限,屋外依舊是按部就班的日常工作。

由於早就被告知,郭大俠的院子,是禁區,與守備大人的院子同爲要地,所以,閒雜人等不得靠近。連衛兵都得離牆十米站崗。每天早上,各處的垃圾都紛紛送到董老爹的院子裡,由董老爹來分類放置,然后找人清走。馬房的老劉與老黃,拎著一大包馬糞來到董老爹的院子。邊走邊聊。老劉道:「昨天,我去紅花園,來了幾個新姑娘,說是犒勞襄陽城裡的兵眾人等。哈哈哈,我找了個從京城來的小妞,叫小蘭。阿呀,那叫一個嫩啊,爽。」

二人調侃著。突然老黃道:「你說,這襄陽城裡,哪個女人你最想干?」

老劉想都沒想:「黃蓉!黃幫主啊。武林第一美女,每次我一看到她,我就興奮的想撲過去。別看她那麼年輕,你看她那對奶子,把胸口的衣服都快頂破了,那要讓我能抓一下,嘿嘿,就算剁了手也甘心。」

老黃道:「是啊是啊,年紀輕輕,身材確凹凸有致,不愧是練武之人。那腰身,如果在你身下那麼一扭,還不得扭得你一瀉千里啊,哈哈哈,那屁股那個翹啊,你說從后邊一插,你還能忍住不射,算你厲害。」

二人哈哈哈,淫笑著,幻想著姦淫黃蓉的情景,一轉頭,發現董老爹正癡癡的聽他們說話。老劉罵道:「老不死的,聽什麼聽?我告訴你,你要敢跟別人說,我打散你的骨頭架子。」

老黃也惡狠狠的道:「你這個老不死的,都快入土了,還聽這些個干什麼,早他媽的不中用了吧。哼,別他媽的幻想了,你這輩子就干你的垃圾桶吧,哈哈哈」

看著二人囂張的離去,董老爹冷笑道:「你們笑吧,反正你們是沒希望干黃蓉了,哼哼,我今晚就能享用她的身子。有什麼了不起,不都是騷逼一個,雞巴一插,就嗷嗷叫的娘兒們嘛。我今晚就代你們好好玩玩她。呵呵呵」

晚上,董老爹的垃圾房裡,傳出一陣陣女人騷浪的呻吟與浪叫。黃蓉赤裸著身子騎在董老爹的身上,小穴套弄著董老爹粗大的雞巴,人體瘋狂的扭動竄動,潮濕的小穴與雞巴摩擦出「噗哧噗哧」

聲音,更加增添了淫穢的意境。就這樣,黃蓉開始了同時被兩個老男人玩弄的日子,但這並不是結局,年少青春的黃蓉,不會甘心只跟兩個老男人玩,她想的更多……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