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奉的代价

时间:2019-09-21 作者:网络 热度:

【侍奉的代价】

作者:fyhh
字数:8000

  望着眼前紧闭的大门,我踌躇着,似乎在期待,又似乎在恐惧着什么。

  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我的眼睛里又出现了那些画面,两位美丽的少女,以及
被她们踩在脚下的男人。

  最终,欲望还是战胜了理智,我推开了那扇门,走了进去。

  「欢迎来到侍奉部,请问你就是今天的请愿人嘛~ 」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
位娇小可人的少女,乌黑柔顺的头发,白皙的皮肤,配上学校的制服,简直可以
说是能迷倒世上所有男人的外表也不为过我出神的望着眼前的少女,恍惚之后我
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说道「啊……是的……那个……我就是今天的请愿人……
我叫……」

  「三年级的小辉前辈……是吧……那么今天,请多指教咯?」少女眨了眨眼,
笑着说道「啊……是的……那个……我才是……请多指教」。

  「哈哈,小辉前辈真是的,不用那么紧张也没关系的啦,我是二年级的,学
长叫我酒兔炭就可以了喔?」俏皮的吐了吐舌头,酒兔炭向部室里喊了喊「喂,
锌喵酱,今天的客人已经来了喔~ 」

  「哎?已经到了嘛,稍等一下我马上就出来~ 」。

  片刻后,又一位少女出现在了部室里,她的个子比酒兔炭稍高一些,单马尾
很有活力的扎在脑后,虽然皮肤并没有酒兔炭那么白皙,但拥有着健康以及青春
的颜色,以及完全不输给酒兔炭的外貌「那么,既然人都到了,就进入今天的正
题吧……?小辉前辈,你已经确定要享受我们的侍奉了嘛?」酒兔炭望向我,说
道「是的……我希望能接受酒兔炭和锌喵酱的侍奉……」「那,接受侍奉之后相
应的代价……小辉前辈你也确定可以接受吗?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哦?」

  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我在心里稍微挣扎了一下,但是看着酒兔炭和锌喵酱的
身姿,最后的理智还是被冲走了,回答道「是的……我愿意接受」。

  「嘿嘿,不错的回答呢,那……就准备开始了哦,小辉前辈?~ 锌喵酱,准
备好了嘛??」「没有问题哦!我一直很期待呢~ 那就快点开始吧~ 」「那么…
…请小辉前辈先跪下吧……第一项奉侍的请愿……我看看……是这个对吧?~ 」
酒兔炭脱掉了室内鞋,露出了那藏在鞋中的美足,酒兔炭的脚上穿着白色的丝袜,
然而丝袜的脚趾和脚底两个部分已经泛起一些黄色的污痕,散发出少女的足汗味,
体香以及皮革三种混合在一起的味道。

  我出神的望着那只完美无瑕的白色脚丫,情不自禁的将鼻子靠近,希望能近
距离接触到那微微摇动的粉足「啊,小辉前辈真是的,就那么喜欢我的脚嘛??」

  「是的,我非常喜欢……酒兔大人的脚……希望酒兔大人能让我品尝一下您
的玉足……」。

  「呼呼,称呼都变了呢?,不过既然你这么诚恳,我就满足你的愿望吧,小
辉前辈?~ 」酒兔炭露出了小恶魔式的微笑,将两只粉足贴到了我的脸上,酒兔
炭的脚丫真的很美,但应该是闷在室内鞋里很久的缘故,导致了袜子上都有一层
湿湿的脚汗,但味道却并不算浓,闻起来相当令我兴奋,我贴在足底的鼻子深深
的吸气,微微的酸臭味和少女的体香顿时充斥在了我的鼻腔里,情不自禁的,我
伸出了舌头,开始忘情的舔起了酒兔炭的脚。

  湿臭的气味在我的舌尖缓缓的打转,有点咸,也有点酸,但还是能感受到酒
兔炭身上的那种香味,这种味道令我欲罢不能「还真是个货真价实的henta
i呢,小辉前辈,那,也来试试我的脚的味道怎么样?」

  看着我如此痴迷的舔着酒兔炭的脚,锌喵酱也脱下了自己的室内鞋,露出了
被黑丝包裹着的美足,虽然因为是黑色而看不清上面的痕迹,但是从味道上就能
明显闻出这双袜子应该已经穿了很久了,脚汗的味道比起酒兔炭的更加浓郁,混
合着皮革的味道,瞬间充满了整个部室,而我则是感到更加兴奋。

  「小辉前辈……闻到锌喵酱的味道就这么兴奋吗?」酒兔炭把双脚从我的脸
上移了下来,足尖轻轻点了点我的下半身,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动作,却让
我感受到了触电一般的快感,胯下的坚挺几乎要冲出裤子来「嘿嘿,穿着衣服不
会很难受嘛,hentai前辈?把衣服脱掉也是可以的哦~ 」摆了摆那双被黑
丝包裹着的玉足,锌喵酱戏谑的看着我。

  「谢……谢谢锌喵主人……」在酒兔炭与锌喵酱的注视下,我将身上的衣物
悉数脱下,就这样,光着身子跪在了两位学妹的脚下,被她们的目光注视着,胯
下之物也因为这种羞耻的感觉而愈发的坚挺「啧啧,看不出来小辉前辈的弟弟…
…意外的很有料吗?」酒兔炭望着我的下体,笑着说道「不过,虽然锌喵酱同意
让你把衣服脱了,但是我可没有同意哦?」顿时,酒兔炭的脸上又泛起了那种小
恶魔式的微笑「坏孩子要接受惩罚呢跪好别动哦,小辉前辈,请将双腿再分开一
点?」

  知道酒兔炭接下来要对我进行惩罚,但我却依旧无法抑制住自己的兴奋,按
照酒兔炭说的那样双腿分开,准备迎接她给我的惩罚。

  「呦西呦西,乖孩子,那么,我要来了哦?」酒兔炭的脸上似乎多了一丝兴
奋的神色,她来到我的面前,将右腿高高抬起「碰」!酒兔炭的右腿精准的落在
了我的卵蛋之上,脚背与蛋蛋直接接触发出一声闷响,顿时,一股无法抑制的疼
痛冲进了我的大脑,两颗卵蛋似乎被酒兔炭毫不留情的这一脚踢的有些变形「啊
啊啊啊……」我发出痛苦的叫声,身体不由自己的向前倒下,一手捂着卵蛋,另
一只手则是抱住了酒兔炭的大腿。

  「哎?才一脚就不行了嘛?弟弟明明那么大,蛋蛋却这么弱吗,但是不行哦,
才一脚而已,惩罚还没有结束呢?」酒兔炭给了锌喵酱一个眼神,锌喵酱笑嘻嘻
的走到我的身后,将我的身体拉起,双手制住我的胳膊,然后用脚将我的双腿分
开,下身往前面挺起,在经受了酒兔炭的那一脚之后,我已经完全没有反抗的力
气,只能任由锌喵酱肆意摆布我的身体「那么小辉前辈,还有两脚哦~ 如果挺住
了,我就会给前辈一些奖励呢?」,听着酒兔炭那诱惑的话语,我原本因为蛋蛋
被踢而有些软下去了的下身,居然再一次慢慢的硬了起来。

  「啊啦,看到小辉前辈很期待嘛,那么,请坚持住哦?」又是招牌式的小恶
魔微笑,酒兔炭向后退了几步,然后助跑,接下来将右腿再一次抬起,狠狠地踢
向了我的卵蛋,「碰」!又是一声闷响在我的蛋蛋与酒兔炭的脚上响起。

  然而这一次击中我卵蛋的却不是脚背,而是脚尖,接触面积更小,疼痛感却
比上一次的更加强烈!我下意识的想向前倒下,去捂住我那脆弱的蛋蛋,然而我
的身体却被锌喵酱牢牢的固定住,只能去忍受这撕裂般的痛楚,而且锌喵酱将她
的膝盖往我的腰上一顶,我的下身又只能往前挺起,看起来就像是我自己将蛋蛋
露出给酒兔炭去踢一样。

  「啊啊?这种感觉真是太棒了,还有最后一脚哦,小辉前辈,加油哦?」酒
兔炭越来越兴奋,微笑的脸上泛起了一丝潮红,她没有给我缓冲的时间,又一次
将右脚抬起,结结实实的再一次直接命中了我的蛋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实在无法忍受这种非人承受的痛苦,
撕心裂肺般的大叫了起来,锌喵酱也放开了对我身体的束缚,我倒在地下,双手
捂着受伤的蛋蛋,如一只小狗一样在地上来回滚动。

  「哈哈,抱歉哦小辉前辈,稍稍有些玩过头了呢,现在明明还是在侍奉中来
着」酒兔炭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向我道歉道「就是啊酒兔炭,要是现在就将他玩
坏了怎么办,你总是一兴奋就会玩过头了」锌喵酱挥了挥食指,佯怒道「好啦好
啦,下次会注意的啦,不过既然小辉前辈撑过了惩罚,也要给他说好的奖励呢?」。

  酒兔炭的这句话仿佛有着魔力一般,明明受了伤的小弟弟却在瞬间恢复了坚
挺的状态。

  「呜哇,真不愧是hentai前辈呢,明明刚刚还是一副要死的样子」锌
喵酱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嘛,既然说了要给你奖励,你就满怀感激的接
受吧,hentai前辈请翻过身在地上躺好哦~ 」锌喵酱坐在了我旁边的椅子
上,然后缓缓的褪去腿上的黑色丝袜,那双脚丫真的很美,然而因为锌喵酱喜欢
运动的缘故,导致了袜子脱下来的时候玉趾上甚至能够看到一些污渍,那种比酒
兔炭更加浓郁的味道再一次钻进了我的鼻腔中,而我也因为这味道而变得更加兴
奋。

  「那么hentai前辈,请好好的清理我的脚哦,因为你的请愿,我可是
三天没有换过袜子了,真的很难受呢」锌喵酱脸上一丝不满的神色,然后将一只
玉足就那样塞进了我的口中,我的口腔瞬间被锌喵酱脚的味道所充满,浓郁的臭
味中却能感到一股少女的气息,舌尖上尝到了咸咸的,酸酸的味道,那是锌喵酱
脚上的污渍,但对于我来说这却如同美味一般,我将脚汗和污渍悉数卷入口中,
从脚底,到每一根脚趾头,以及脚趾缝,所有的味道都被我尽数吞了下去。

  「喂……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你到底给别的女孩子舔过多少次啊!这个h
entai!」锌喵酱有些吃惊的看着脚下的我,向我问道。

  将锌喵酱的一只脚丫完全舔干净后,锌喵酱将这只脚丫从我的口中拿出,我
支支吾吾的说「我……这是第一次啊……第一次有机会……能够舔女生的脚什么
的……」。

  「骗人的吧?!为什么你第一次就会舔的这么熟练……」锌喵酱脸上露出一
种不可思议的表情说道。

  「因为……锌喵大人的脚……实在是太美味了……以后可能也没有这个机会
再品尝到了……所以……」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话,但是听起来令人很高兴呢」锌喵酱嗤嗤的笑了起
来,然后将另一只粉足放到了我的嘴边「那么,这只脚也给你品尝吧~ 」。

  臭烘烘的咸味和酸味再次进入我的口中,我和清理那一只粉足的时候一样将
这只也清理干净,看了看自己被我的口水清理干净的双脚,锌喵酱似乎很满意的
样子。

  「对于hentai前辈来说做的已经很不错了呢,我很满意哦」锌喵看起
来很高兴「那么,就给你一次特别的杀必死吧~ 记得感谢我哦」锌喵酱将刚刚脱
下来的袜子塞入了我的口中,我的口腔里又一次充满了锌喵酱的味道,然后锌喵
酱将裙子掀起,裙下的蓝白色胖次对于躺在地下的我来说是一览无余,然而,就
在我呆呆的望着那胖次的时候,锌喵酱居然,对着我的脸就这么坐了下来!「怎
么样,很棒的杀必死对吧?hentai前辈~ 」在锌喵酱猝不及防的袭击下,
我只能呼吸到锌喵酱下面的味道,那是一种如毒药般的,足以令人沉醉在其中的
味道,少女的体香中带着一点点的骚味,真的让人欲罢不能。我希望能伸出舌头
去品尝一下这种味道,但是口中被锌喵酱的袜子塞得满满的,完全无法伸出舌头,
只能用鼻子去感受锌喵酱的味道。

  「嘿嘿,hentai前辈,刚刚肯定是想伸出舌头来舔对吧?但是不行哦,
我是不会允许的,区区一个hentai前辈怎么可能有这种权利,所以前辈就
好好用鼻子去记住我的味道吧,可能一生都不会再有这种宝贵的机会了哦~ 」。

  听到锌喵酱这带着一丝淡淡不屑的话语,我只能去尽可能通过微弱的呼吸去
感受锌喵酱的味道,就在这时,我的下身却传来了爆炸般的快感,虽然看不见,
但我知道这应该是酒兔炭在用她那双粉足玩弄我的小弟弟!

  「阿啦啊啦,前辈的小弟弟,从刚才开始就硬的不像话呢~ 我就来帮帮前辈,
让他变得舒服一些吧?」耳边传来了酒兔炭戏谑的声音。同时,我感到下身的快。

  感正在呈几何倍的增加,酒兔炭的脚从刚刚的挑逗变成了摩擦,时而加快,
时而放缓,狠狠地刺激着我的感官,顺滑且带有些许水迹的白丝脚,配上足以令
每个男人都缴械的完美足技,再加上坐在我脸上的锌喵酱的味道,不多时,我便
接近了喷发的边缘。

  「这么快就要射了吗?可以哦,就把你那肮脏的液体射在我的脚上吧,我允
许了?」酒兔炭诱惑的声音再次传到了我的耳中,而我也因为将要射精的快感挺
起了腰,酒兔炭脚摩擦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在将要射出的关头,重重的踩上
了我的龟头,足底碾踩着我那最为敏感的部分,顿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完全
被快感所占据,精液从弟弟中喷涌而出,射到了酒兔炭那完美的大腿上,甚至有
一些溅到了锌喵酱的脸上。

  「啊啊?射出来了呢,没想到量居然这么多~ 小辉前辈还真是不得了的抖m
呢?」酒兔炭看了看脚上的精液,笑着说道「那么,小辉前辈请愿的侍奉已经结
束了哦,接下来,是要付出代~ 价~ 了~ 呢?」「啊,终于等到这个时候了!超
级期待的呢!是吧,酒兔炭」。

  听到酒兔炭和锌喵酱的对话,恐怖的感觉瞬间涌上了大脑,但是整个身体已
经没有力气去抵抗了,可以说,现在如此虚弱的身体已经是两位少女的囊中之物
了,没有一丝逃脱的可能性。

  「那么事不宜迟,赶快开始吧~ 」锌喵酱从我的脸上站了起来,然后将我扶
起。这时,酒兔炭拿起工具,将我的双手吊了起来,然后将我的双脚用工具使之
完全撑开,我稍微挣扎了一下,但锌喵酱却将我的身体牢牢控制住了,我只能任
由酒兔炭将我用工具完全束缚住,最后,我的双手被吊起,双脚打开,就这么将
我的下半身完全暴露在了两位少女的面前。

  「啊啦,这种场景真是无论多少次都看不腻呢,小辉前辈,你这幅任人宰割
的样子,真的是太棒了?」看着这种状态的我,酒兔炭的脸上浮现了一抹潮红,
带着兴奋的表情走到我的身旁,在我的耳边细语道「接下来,小辉前辈,我们要
将你~ 摧~ 毁~ 了~ 哦?」。

  不知道为什么,尽管我的脑中现在都被恐惧所占据,但是在听到酒兔炭的细
语后,下半身居然不自觉的硬了起来「哦呀?hentai前辈……在这种情况
下你居然都能兴奋起来……难道前辈本来就希望被我们摧毁吗,还是说,这是生
物求生的本能呢~ 」锌喵酱的脸上浮现出了残忍的笑容「酒兔炭,之前你已经踢
过啦,这次就换我先来喽~ 」「没问题,那么喵酱你就先上吧,但是注意不要一
下就毁掉哦」。

  「当然啦,毁掉一个男人这种事情,自然是要慢慢做才最棒啊~ 」说罢,锌
喵酱已经穿上了室内鞋,稍微活动了一下腿脚,然后从离我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
就这么加速向我冲了过来!「碰」!就在那一瞬间,室内鞋的鞋面与我的蛋蛋完
全碰到了一起!令人崩溃的痛感传到了我的大脑中,想要大声叫出来,嘴里却因
为塞着锌喵酱的袜子而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我扭动着被束缚的身体,想要
将双腿合拢,然而,一切都只是徒劳的。

  「啊啊啊~ 果然这种感觉最棒了呢,hentai前辈,下一发要来了哦~ 」
锌喵酱没有给我任何缓冲的时间,将双手搭在了我的肩上,然后右腿向后弯曲,
接着用力的向上提起!「碰」!又一声闷响响起,锌喵酱光滑的膝盖与我脆弱的
蛋蛋就这么碰撞在了一起!我感觉我的蛋蛋已经被锌喵酱的膝盖挤压的变形了,
然而还没有完,锌喵酱再次提起了膝盖,第二下!第三下!就这么直直的没入了
我的股间!。

  「好啦喵酱,stop!不要只顾着自己一个人玩的太过头啦,要是你就这
么把小辉前辈给弄坏了我可是要找你算账的喔!」酒兔炭看着已经奄奄一息的我,
向锌喵酱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

  「啊抱歉抱歉,一旦玩起来就稍微有些控制不住了,不过这个hentai
前辈的抗击打能力似乎蛮强的啦,你看,蛋蛋不是还好好的嘛」锌喵酱停下了脚
上的动作,蹲下身子,用纤纤玉指戳了戳我那被残暴对待后的蛋蛋,两个蛋蛋确
实还是完好的,不过变成了很明显的泛起了红色,而且比原来肿了一些。

  「嘛,确实很强啊,小辉前辈~ 能撑过锌喵酱膝顶攻击的男生,虽然不是没
有,但是很少呢,你可以稍稍骄傲一下哦?」酒兔炭的脸上露出了戏谑的笑容
「不过,下面才是重头戏哦,接下来,我和锌喵酱会全力的攻击前辈的,如果前
辈还能撑住的话,就有奖励给前辈选择哦?」。

  酒兔炭伸了伸腰,踢了一下腿,似乎是做好了全力进攻的准备,酒兔炭和锌
喵酱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露出了笑容。

  「那么,开始吧?」「要上了哦,前辈?」。

  「碰」!一声巨响在我的胯下响起,酒兔炭高高抬起的右脚深深的嵌入了我
的股间,爆裂的疼痛感直接涌上了我的大脑,侵占了我的每一寸神经,「唔唔唔!!」
我剧烈的呻吟着,但口中锌喵酱的袜子却只能让我发出这一丝低沉的声音,不给
我任何缓冲的机会,锌喵酱的攻击便已经来了,锌喵酱的力气比酒兔炭的还要更
大一些,当锌喵酱的脚接触到我的蛋蛋的瞬间,我由于必死的苦闷而左右摇动着,
然而双手被吊起的我,也只能很滑稽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而我这样的身姿却似
乎令二人的施虐心更加强烈。

  「碰」!「碰」!「碰」!左右两颗蛋蛋正不停的受到来自两名少女的全力
攻击,我扭动身体的幅度变得越来越小,而股间传出的声音却越来越大,酒兔炭
和锌喵酱的脸上都泛起了潮红色,为正在一下下的将我摧毁而感到兴奋!两名少
女的脚就如同锤摆一般,颇有节奏却异常残忍的击打在我脆弱的蛋蛋上,随着这
种无法忍受的疼痛越来越加重,我的大脑出现了昏昏的感觉,似乎是人体的保护
系统准备让我就这么昏死过去。

  「酒兔炭,hentai学长似乎要不行了呢」「是呢,那我们就准备给他
最后一下吧?」两位少女默契的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将双脚向下弯曲,接下来,
飞速的向上提起!两个坚硬的膝盖分别落在了我的左右两颗蛋蛋之上!我的大脑
中传来了撕心裂肺的痛苦,我也就在这种痛苦之中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从昏迷中醒了过来,然而刚刚醒来,我便感受到了蛋
蛋上传来的剧烈疼痛,我发现我已经没有被吊起了,而是双手被束缚住躺在部室
的地上,接下来映入我的眼帘的,便是站在我边上酒兔炭和锌喵酱两位少女的身
影。

  「恭喜你呢,小辉前辈?,真没想到,前辈居然真的挺过来了呢」「啧,h
entai前辈果然很厉害啊,能挺住这轮攻击的男生目前为止只有前辈一个人
呢」酒兔炭脸上挂着微笑,而锌喵酱则是带着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我「那么,
就和约好的一样,给小辉前辈应有的奖励吧~ 奖励就是,选择的权利哦?」。

  「选……选择的……权利?」口中锌喵酱的袜子已经被拿出来了,我用微弱
的声音,向酒兔炭问道。

  「嗯,由于小辉前辈承受住了我和锌喵酱的攻击,所以前辈现在有两个选项
可以选择:第一,是现在就离开部室,不过这样的话,前辈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
见到我们了。第二,是留在部室,我和喵酱会再让前辈射出来一次?,但是前辈
的两颗蛋蛋,我和喵酱就要收下了~ 不过前辈可以自己选择想要被破坏的方式哦?,
如果前辈选择了这一条的话,就可以一直待在我们这里了,前辈会变成我和锌喵
酱专属的东西?」酒兔炭露出了招牌式的小恶魔微笑,如此对我说道。

  我的内心在剧烈的挣扎着,理智告诉我,必须要选择第一条,不然好不容易
挺过来的蛋蛋就真的要被摧毁了,但是看到就在身旁的两位少女的身姿,欲望又
一次侵占了理智,「想变成酒兔炭和锌喵酱的东西」这种危险想法在脑海中回荡
着「想好了嘛,小辉前辈?」「不要犹豫啦,hentai前辈」

  「我……选择第二条……」我抬起头,望向两位少女「我想成为酒兔炭和锌
喵酱的东西」

  「果然如此呢,小辉前辈?我就知道前辈会这么说的~ 」「呜哇,没想到居
然真的选择了第二条啊」酒兔炭带着一脸早已预料到的微笑,而锌喵酱则是以一
脸不可思议的表情望着我。

  「那么,就如小辉前辈的愿望一样,让前辈再射出来一次吧?~ 」酒兔炭俯
下身子,趴到在了我的旁边,用香舌轻轻地舔舐着我的耳畔,我能闻到酒兔炭身
上散发出的香气,是如此的迷人,随后,酒兔炭将那只纤纤玉手握住了我下身的
坚挺。

  同时,锌喵酱也趴在了我的另一旁,用同样的动作握住了我的下身,两位少
女就这么一上一下的套弄着我的坚挺处,同时,灵活的指头时不时抚向我敏感的
龟头。闻着两位少女的芬芳,加上如此刺激的套弄,只是一会,先走液便不停的
向外流出,我已经接近了喷发的边缘,腰部也不自觉的向前挺了挺。

  「嘿嘿,不会让你这么容易就射出来的,hentai前辈~ 」锌喵酱感受
到了我腰部的动作,忽然坐了起来,同时手上拿出了一根细细的东西,然后将那
东西就这么直接的塞进了我的尿道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尿道里突如其来的疼痛让我不禁叫出了声,我用颤抖
的声音问向坐在旁边的少女「锌喵大人……请问您刚刚……做了什么?」

  「嘻嘻,没什么啦,只是塞进去一根教室里很常见的粉笔而已」锌喵酱笑着
说道,而且手上仍在继续套弄着「hentai前辈,之前你喷出的脏东西弄到
我脸上了哦,这是我对你的惩罚~ 我可不会允许那样的事情再发生第二次~ 」。

  「啊啦,锌喵酱真是的,不过既然犯了错事,也确实要接受惩罚呢,那么小
辉前辈,就麻烦你忍耐一下吧?」酒兔炭嗤嗤的笑着,手上也在继续套弄着我的
下身,由于尿道里被塞入了异物,她们每套弄一下,我便能受到来自快感和疼痛
的双重刺激,虽然很想射出来,但尿道却被那根粉笔死死的堵住了。

  耳畔传来了两位少女的呼吸声,空气中弥漫着少女的体香以及荷尔蒙的味道,
最后,快感还是掩盖住了疼痛,在两位少女的双重刺激下,精液顺着尿道缓缓的
流了出来,而不是像第一次一样直接喷发出来。

  「嘿嘿,这次果然没有被脏东西弄到呢」锌喵酱露出了满意的笑容,酒兔炭
也停下了手上的套弄,缓缓的坐了起来。

  「那么,小辉前辈,你已经再一次射出来了哦?现在,是选择的时候了呢?」
酒兔炭再次靠近我的耳畔,低语道「是想被我们用手直接捏坏?还是一下一下的
慢慢踢坏,或者是用工具一口气破坏掉?亦或者想要什么别的方式?请选择吧,
小辉前辈?」

  我踌躇着,也许心里在隐隐的感到有些害怕,然而,我的眼光最后望到了两
位少女的脚上,我鼓起勇气,说道「我……希望被酒兔大人和锌喵大人的脚……
给踩坏……」听到我的声音,酒兔炭和锌喵酱都露出了笑容「嗯,不错的回答呢,
没有让我失望哦,小辉前辈?~ 」。

  「那么,开始吧」酒兔炭将腿上的白袜缓缓褪下,然后将它塞进了我的嘴里
「嗯,这样就不会发出太大的声音了呢?」酒兔炭满意的点了点头。

  酒兔炭和锌喵酱就这么赤着足穿上了室内鞋,然后走到我的下身前,摆好了
位置,用脚开始固定我的两颗蛋蛋,但是由于之前两位少女的攻击,蛋蛋的位置
变得容易滑动,「哎,这样好麻烦啊,感觉会踩不准的样子」锌喵酱似乎有些生
气,不过目光一动,看到了之前塞在我口中的那双黑丝「有了~ 」锌喵酱走了过
去,拿起那双丝袜,然后用它把我的蛋蛋牢牢的系住「啊啦,真是个好主意呢?」
酒兔炭看了看我被系起来的蛋蛋,满意的说道。

  被固定住的蛋蛋已经无处可逃,酒兔炭和锌喵酱分别踩住了我左右两颗蛋蛋
「那么,数一二三就一起踩下去哦」

  「一二三!」

  「晚安喽,小辉前辈?」「要彻底坏掉了哦,hentai前辈~ 」「噗嗤」
轻微的响声在两位少女的脚下响起,脆弱的蛋蛋完全无法抵御两位少女足底的压
力,就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变形,破裂,然后完全粉碎,就这么彻底的在酒兔炭
和锌喵酱的脚下完全被破坏了。

  「唔唔唔唔!」我发出了最后的哀鸣声,然后意识也逐渐远去,唯一意识到
的,是我似乎在最后的时刻再次高潮了,以及两位少女在我耳边的轻声细语「请
安心睡吧,前辈,现在,你已经是属于我们的东西了哦?~ 」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