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之旅

时间:2019-09-20 作者:网络 热度:
我们甫步出机场禁区,便看到我的弟弟「杨坚」在等候接机的人群跳上跳下的猛在挥手。

  「喂!大哥,大嫂…!」幸好倒没有举着个纸牌,否则可糗透了。

  我和老婆连忙走过去,我看见弟弟那一头及肩的长发,是不是有些过时了呢?「嗨,阿坚,怎么留了个「木村」头的?」

  他耸耸肩笑着说:「木村前几年拍的剧集现在在东南亚不知多受欢迎,我们干旅行社这一行,可不能不张就点来迎合客人的口味啊。」他拨一拨自己「飘逸」的长发;「怎样,看来还算帅吧!」

  说真的,阿坚高大英俊,(嗯…,这一点可有些像我…。)可真的算是个帅哥。

  其实我和他相差了五年(以现在的标准来说,那几乎已经是一个代沟了),因此我们的朋友是很少相同的。但我知道他从中学开始已经很受女孩子欢迎,身边的女朋友不停的转来转去,数量绝不比婚前的我少。他从小就向往日本文化,念完预科后便跑到日本来了,起初只是贪玩想学学日语;谁不知一留便留了近十年。去年还娶了个日本美媚,正式入籍成为真正的日本人了。

  「明美呢?」我问道。

  明美便是阿坚的老婆,去年他们结婚时曾经来香港和我们吃过顿饭,然后便匆匆忙忙的赶上大陆渡蜜月。我只是见过她几眼,话也没多说一句;加上那晚她化了很浓的妆,真的没有甚么印象。只记得她像是个很典型的日本女孩。噢!还有,她好像是当幼稚园教师甚么的。

  「明美她今天要上课不能来,我已吩咐她今晚准备了火锅来替你们接风. 」阿坚抢着替婉媚拿行李:「大嫂,粗重工夫让我来。美女是应该由男人服侍的!」

  婉媚当然乐得两手空空,登时笑嘻嘻地说:「阿坚你倒比哥哥还有绅士风度啊!」

  我笑着说:「还在说风凉话,不是早说过日用品都可以来到才买,不用带太多行李的吗?怎么还会有两大皮箱的?」

  弟弟抢着说:「不多不多,女孩子出门当然是比较多琐碎杂物的了。」

  「阿坚说得对极了!」婉媚有人支持,更加得意了:「你那么体贴,弟妇一定很幸福了。」

  「那里,那里. 」阿坚面上堆满了笑容,倒真的像个面面俱圆的导游. 我们说着笑的走向停车场。忽然背后有人呼唤:「嗨,杨君,是你吗?」

  我们转头一看,竟然是刚才飞机上那位热心的空中小姐。弟弟看见她,马上应道:「樱子…?真巧!。」放下手中的行李迎上前去。

  我和婉媚站在一旁看着他们聊了起来,虽然听不清楚他们在说甚么;但那叫樱子的空姐不时向着我们指指点点的,看来一定是提及我们在飞机上的糗事了。他们谈了一会,弟弟便带着她走过来介绍:「樱子小姐,这是我的哥哥和嫂嫂,他们是专程来日本观光的。」

  「这位美人儿是山下樱子小姐,是我的老朋友。」

  樱子小姐马上回应说:「杨君说笑了,杨君的嫂子才是大美人啊。」真懂说话!她还向着我们鞠着躬说:「刚才承蒙关照,多谢. 」

  (补充一下:我和婉媚都学过日文,勉强可以听得懂他们在说甚么. 至於要说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可要慢一点才成。)

  我和老婆面面相觑的,想到刚才在飞机上的胡闹. 惟有忍住笑,也躬身回了个礼. 介绍完后,弟弟问起樱子要往那里去。原来她明天休息,后天才会飞回香港;现在打算回家休息,弟弟便建议顺道车她回东京市内。

  我们在车上闲聊起来,原来樱子小姐从前在阿坚任职的旅行社兼职做过导游,怪不得他们那么熟了。她问起我们的行程,知道我们会逗留两个星期;还提议晚上和我们一起去玩。我和婉媚不置可否的,反正认识多一两个朋友也不是甚么坏事。弟弟见我们没反对,便欣然的替我们答应了,还约好了晚上在新宿车站等候。

  樱子小姐在市郊的火车站便下车了。她住在东京近涉谷那一边,转乘火车反而会比冒着塞车的危险驾车穿过市中心快得多。

  我还是第一次拜访阿坚的家。

  那是个叫「松户」的小住宅区,刚好在成田机场和东京都的中间. 弟弟的家是座两层的小平房,地皮据说是明美爸爸送给他们的结婚贺礼.

  「我们回来了。」弟弟一进门便大叫道。

  一个穿着围裙的年青美女马上「躂…躂…躂…」的跑到玄关前向我们鞠躬:「老公,你回来了。辛苦了!」又向着我们欢迎道:「哥哥、嫂嫂,欢迎光临. 」

  日本人的礼仪真受不了!我们只有照样的躬身回礼:「打搅了。」

  她已熟练的拿出拖鞋替弟弟换上;又殷勤的抢着替我们拿行李。我和婉媚可不习惯,坚持要自己拿。她见我们坚持,才又鞠着躬的领我们进屋里去。

  上次在香港时我只记得她满面浓妆,今天她淡扫娥媚的,我才发现她原来也很清秀啊;还是很有日本传统风味那种温柔娴熟的美。像…?如果用女明星来形容的话,她比较像松岛菜菜子(反町隆史的老婆)那种比较传统的日本美女。当然,她没有菜菜子那么美;但也算是个美人。

  明美领我们到客房放下行李。他们的客房原来是日本式的,没有床:只是铺着些榻榻米。明美笑着用生硬的广东话说:「对不起,如果你们睡不惯的话;我和阿坚可以把房间让给你们的。」

  「不用了。」我推辞说:「我们也很想试试这么独特的异国风味。老婆,对吗?」

  「当然了!」婉媚抓着明美的手,亲热的说:「我们打扰你,已经不好意思的了!怎么可以连你们的房间也霸佔了。」

  她翻开皮箱,取出两个名牌的手袋:「明美,这是我们的小小心意。你看看喜不喜欢?」这牌子的手袋在日本极受欢迎,但价钱却是香港的两、三倍。而且婉媚挑选的还是限量发行的纪念款式,在日本根本买不到。明美高兴的几乎连眼泪都掉了下来,连连的鞠躬道谢,鞠得连腰也几乎折了。

  我送给弟弟的礼物早寄来了,是一整套高级的高尔夫球桿. 其实也是在日本订购的,还是阿坚亲自挑选的。他时常要陪人客打高尔夫球,这礼物该合用吧。

  我们休息了一会便吃晚饭了,明美做的火锅很美味。婉媚和她两妯娌很快便混熟了,尽在聊女人的话题. 原来明美教的幼稚园现在正在放暑假,十分空闲;但阿坚的旅行社却反而是全年最忙的时候,没有时间陪她。她唯有到暑期班学插花和菜道来消磨时间. 我们来了,她可以有伴去玩,不知多高兴.

  我提起晚上的约会,明美原来也十分兴奋的;但当她听到樱子小姐的名字时,眼中忽然略过一丝的不悦。跟着便显得兴味索然了,要不是婉媚拉着一定要她同去,她还想一个人留在家里呢。

  我们到达新宿车站时,樱子小姐已经到了。她当然不会再穿着那套空中小姐的制服。反而换上了一套很辣的服饰:长靴、短裙加性感的纹胸,还露出了小肚脐,脚上的厚底「松糕」鞋更使她那略嫌矮小的身材看来高佻了些。原来盘成发髻的长发放了下来直垂到腰间,修长而骨肉匀称的双腿在仅仅可以遮着内裤的短裙下一览无遗的。

  …好辣!

  她老远已经跳起来和我们打招呼了。但在看到明美时,她明显的愕了一愕,才讷讷的招呼说:「明美,好久不见了。」她显然认得明美,却想不到她会出现.

  「好久不见了,樱子。现在似乎应该称呼我做杨夫人了。」婉媚捏一捏我的手心,连她也嗅到空气中的火药味了。

  阿坚马上走上来打圆场;「樱子,你还未介绍真由美给大家认识啊!」我早注意到樱子身边还有位蛮可爱的女孩子。

  「噢,几乎忘了,她是岗本真由美。是我的同事,她听说杨君会带哥哥出来,因此也嚷着要一起来。」

  那个真由美看起来清纯多了,清汤挂麵的长发,清纯的圆脸蛋,还有着可爱的「八重齿」(即是大板牙。)

  穿得也比樱子密实得多。两人站在一起,活脱脱就像日本艺能界里两种不同类别的偶像歌手。可惜的是,她也有着日本女孩常有的「萝蔔腿」:腿短了点,也粗了点.

  这个真由美虽然外表虽然很清纯,可是她的眼光却一点也没有少女应有的矜持;反而在肆无忌惮、上下左右的打量着我,把我看得混身不自在的。而且她还一面看一面奇怪的笑着的对樱子说:「杨君原来没有骗我们啊!他的哥哥真的不错. 」

  樱子的脸一红,马上向我们解释道:「杨君和我们是老朋友,他常说自己的哥哥也是个很有吸引力的男人。因此真由美才会这样说的。」

  婉媚用手肘轻撞了我一下,抓着我的手用日文说:「劳烦了,我们两夫妇要大家多多指教了。」

  真由美登时呆了:「原来…你们懂日文的!」忽然面红起来,伸手要打樱子。樱子笑着避开:「我又没说过他们不懂…!」

  真由美马上鞠躬道歉:「刚才太失礼了,我是…说笑的。」她看看婉媚,又看看我,尴尬的笑起来。

  「还是第一次有女孩子在我夫人面前说真心话讚我好看!」我也向真由美鞠躬回礼:「谢谢你,真由美小姐。你让我夫人知道她是如何幸运的了。」婉媚听了,马上嗔着追打我,大家都惹得哄堂大笑起来。

  我这么一闹,刚才的尴尬气氛在不知不觉间便一扫而空了。

  我们一行六人,在阿坚的带领下,先在一间很高雅的酒吧坐了一会。樱子提议唱卡拉OK,明美好像不大喜欢,但她见到我和婉媚都答应去见识一下,也没有异议了。

  日本的卡拉OK原来和香港的没有甚么分别啊!虽然我和老婆的日文是「有限公司」,但凭着几首学日文时老师教过的老歌,居然也混到了不少掌声。至於阿坚和樱子他们唱的是甚么?抱歉,我连听也没有听过. 反而明美挑了首「邓丽君」的国语歌来唱,发音虽然并不纯正,但也够我们拍案叫绝了。

  几杯下肚,大家开始少了些顾忌,两个日本女孩也变得更加随便起来,开始主动的挨近我和阿坚。我坐在婉媚和明美的中间,情况还好一些;只是偶尔被她们拉出去合唱一两句。阿坚坐在她们那一边,樱子和真由美一早便挨在他的身上了;樱子更不时亲暱的吻他几口;唱起歌来嗲声嗲气的,倒像叫床多一点. 明美的面色愈来愈沉了;但阿坚却像一点都不在意似的,仍然继续和樱子亲密地打情骂俏。

  真由美则似乎对我比较有兴趣,硬是缠着我问这问那的。我察觉到婉媚也开始有点不自然了,只有支吾其词,有时更索性扮作听不懂的混了过去;还是趁情况未变得太坏前先离开吧。我推了推婉媚,她马上会意地打起呵欠,我也装作疲倦的样子,说要回家休息。

  樱子她们显然没有玩够,拉着阿坚不让他走。阿坚有点不好意思,惟有叫明美先陪我们回家,…而明美竟然没有反对,而且还没有明显的不悦。

  在回家的火车上,婉媚忍不住问明美为甚么可以忍受阿坚的举动。

  明美叹着气说,在日本男人出外应酬逢场作戏可少不了;她虽然心里不好受,但社会习惯如些,也只得接受了。

  难道这…就是日本太太的「美德」?

  …还有!原来樱子是阿坚的旧情人…?

  …那一晚,阿坚没回家睡。

  跟着的数天,我们在明美的带领下在东京各处游览,玩得很开心。她看到我对婉媚的慇勤,简直不能相信。她说日本的已婚女性根本没有地位,除了可以掌握着家里的财政大权外,完全不能去管束丈夫其他的事。就算他在外面花天酒地也只能只眼开只眼闭的,因为所有男人都是这样的了。还开玩笑说,早知便嫁到香港去了。

  这几天阿坚都很晚才回家,而且多数是一身酒气的。明美苦笑着向我们解释说:早回家的男人,会被人认为是没志气、怕老婆的。因此…。

  我们在东京呆了几天,便决定继续原来的行程上大阪去玩。明美可不能陪我们一起去了。我们约好了:回程时我们会在箱根停两天,阿坚他们可以趁着休假,到温泉旅馆和我们会合。

  在起程到大阪前的一天是周日,加上难得阿坚可以轮到在星期天放假;我们两对夫妇便约好了一起去玩。可是阿坚不知搅甚么鬼?火车才到了「秋叶原」,他忽然说记起我说过要去看最新款的数码相机;还说怕明美她们对电子产品没兴趣会闷,叫她先带我老婆去「代官山」那边逛街买衣服。

  数码相机…?我那里有…?

  虽然有点一头雾水,但又不好当着明美的面拆穿阿坚的把戏。

  我们匆匆忙忙的约好了傍晚在「池袋」附近会合后,便被阿坚拉了下车。

  「喂!阿坚,你在搅甚么鬼?我有说过要买数码相机吗?」

  他搂着我的肩膀,蛊惑的笑着说:「一世人两兄弟,有好东西怎会不益你的!哥哥,你记得真由美吗?」

  「真由美?樱子小姐的朋友?」我点点头. 「她说对你很有兴趣,想和你作进一步的认识…。」阿坚对我单单眼,暧昧地笑起来:「想不到哥哥你倒真有一手…!」

  我啼笑皆非的说:「不会吧?我们才不过见过一面。」

  他拍了拍我的膊头:「日本女孩是比较开放的了。上次要不是嫂子在的话,恐怕她当晚已经邀请你去爱情酒店了。」

  我有点愕然。日本女孩真的是这样的吗?

  我们当然没有去「秋叶原」。

  阿坚他们约了在「新宿」接近「歌舞妓町」的咖啡室见面。

  到达的时候,见到除了真由美外,樱子小姐也在;我登时明白了!阿坚是约了樱子,真由美和我的约会只不过是个顺水人情罢了。

  我摇摇头,阿坚的面一红,说道:「你知道啦!在星期天要撇开明美真的说不过去。但樱子明天便要飞长途机到欧洲了,因此嘛…。」他小声地说:「…而且真由美真的对你有兴趣,没骗你!」

  我摇头不语,笑着把他推到女孩的卡位。阿坚大刺刺的在樱子旁边坐下,真由美也自动的往里边移动,腾出了旁边的坐位。

  「真由美小姐,樱子小姐,早安。」我礼貌的鞠了过躬才坐下,她们却花枝乱坠的笑起来了。

  樱子望见我少许疑惑的眼光,抿着嘴在笑:「日本男生是不会对女生这么礼貌的!…除非…他对那女孩子有意思?」我连忙打个哈哈混了过去。才刚坐下,她已旁若无人的投进弟弟的怀抱,两人还竟然马上热吻起来,态度亲暱得连坐在对面的我也有些尴尬。

  真由美表现得比我大方得多。她像看不到阿坚他们亲热似的,若无其事的啜着冰茶,还望着我蛮有趣的说:「哥哥,你面红了,真有趣。」她跟着阿坚叫我哥哥。她今天的形象和上一次可大有分别了,头上套了个蓬松的假发,还把面孔涂得黑黑的,我看得好不习惯.

  「哥哥,我们先行一步。」阿坚擦着面上的口红印,搂着樱子急不及待的站了起来,他先向着我贬贬眼:「哥哥,今晚…记着打电话给我!」然后再和真由美耳语说:「真由美,哥哥就拜託你了。」

  我看着这对痴男怨女,唯有苦笑着大摇其头. 「怎么了?哥哥君,怎么你光看着樱子的,难道你也看上她了吗?」真由美见我猛在看着阿坚他们离开,鼓起了香腮嗔道。

  我连忙澄清:「当然不是!你可别乱猜!」

  她「扑嗤」一声的笑起来,露出了可爱的大门牙。「没所谓的!要是你真的对樱子有意思的话,下次我帮你约她。我知道她也很喜欢你。」

  我不禁伸手搔着头:「但樱子小姐不是阿坚的情人吗?」

  她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樱子不错是喜欢阿坚,但她也可以喜欢其他人的啊!包括哥哥你。」她贴上来伸手挽着我的手臂:「不过…今天你是我的。」那丰满的半球压在我的手臂上,沈甸甸的好够份量。

  她的假发硬在撩着我的鼻子,加上那诱人的体香,弄得我痒痒的。我便尝试着转变话题:「那真由美小姐也喜欢阿坚吗?」

  她头也没抬,小手在我胸前抚扫着,十分自然地应道:「是的!我也喜欢阿坚的。我不用飞的时候,时常都和他出来玩的;有时还和樱子三个人一起玩。」

  甚么…?阿坚…?3P…?

  她忽地仰首,几乎撞到我的下巴:「哥哥你喜欢几个人一起玩吗?我们可以去找阿坚他们的!」眼中满是意外,还有点…狂喜似的。

  我吓了一大跳!几乎没有弹起来!

  「真由美,你误会了!」我摇着手解释:「我不大习惯…。」

  「失望」两个字马上在她面上浮了起来,她怏怏地说. 「是吗…?」小嘴呶得长长的。

  我刚松了口气,岂料她马上贴过来媚笑着说:「没关系!那些迟些才说吧!今天我要试试哥哥君的功夫…。」竟然伸手到我胯间,隔着裤子抚摸着我的小弟弟:「阿坚很厉害的,相信他的哥哥也不会让我失望吧?」

  「真由美小姐…。」我有点喘不过气。但我的小弟弟可比我直接得多,在东瀛美女的挑逗下早已举起白旗投降了。

  「噢!…很好…,真的很好啊!」想不到外表清纯如水的真由美会这样开放。比迪琵犹有过之而无不及。哗!她竟然还想探手拉裤子的拉炼…。

  我深吸一口气,轻轻的把她推开. 「哥哥君…?」她愕然的望着我,还想再挨过来。

  我索性站起来,坐到对面的座位。

  「怎么了?哥哥君…?」

  「对不起!真由美小姐…。」我垂着头苦笑着说:「我不能…。」到了这一刻我才发现原来自己不是那样开放的。…而且真由美的样貌身材比我身边任何一个女孩都要逊色,加上今天的前卫化妆…,说真的,我可不是太感兴趣。

  「哥哥君,你不喜欢我吗?」她显然有点不高兴了,交叉双手有些负气地说. 「对不起!真由美小姐…。」我盘算着如何找藉口:「我不能和你好的,因为…,我…爱我的夫人!」我抬出了老婆这挡箭牌。

  她瞠目结舌,像看着外星人似的看着我:「Are you kidding ?」(怎么说起英文来了?)

  「对不起!…是真的!我…很爱我的夫人!真由美小姐,请原谅!」我板着脸的躬身道歉。既然演开了头,当然要把戏演到底了。

  她不能置信地摇着头,呆呆的看着我。

  「你的身体有病?」

  我摇摇头:「当然没有!」

  「你也不是讨厌我?」

  我继续摇摇头. 「你拒绝我,完全是因为你不想背叛你的夫人?」

  我…终於还是点点头. (难道真的要我说,接受不了你的开放吗?)

  「见鬼!那我没话说了!」她像泄了气的摊坐在卡位里. 「真由美小姐…。」

  她冷冷的瞪着我,眼珠子不断在转着。过了好一会才不服气的苦笑了起来:「真是开玩笑!我还以为阿坚君骗我们的!他说过他的哥哥是个好男人,是个比他更好的男人…。」

  她长长的叹了口气:「我只是想不到…你原来真的那么好!」她顿了一阵,眼忽然有点湿湿的:「只有在乡下才能找到这么顽固的傻瓜!」

  她随手接过我递给她的手纸巾擦眼泪:「坏蛋!你惹哭我了!」

  (註:坏蛋即是日文「马鹿 /巴格」,是日文里常用来骂人的说话。)

  「对不起。」

  她抹乾了泪水:「不用道歉了!你没有错!」她苦笑说:「你是个好丈夫,让我想起我的父亲. …我已经有两年没有回乡下见过他了。」

  「坏蛋!」她继续啐着说,眼泪又掉下来了:「我难得的假期都给你弄糟了…!为甚么叫我遇上你?」

  我的心早被她的眼泪融化了,如果她现在再向我投怀送抱,我一定不忍心再拒绝她。

  她又再擦乾眼泪,楚楚可怜的用红红的大眼睛直瞪着我:「坏蛋!」

  「对不起,真由美,我…。」(我有点后悔了。)

  在我可以作出反应之前,她忽然站起来,越过桌子在我唇上吻了一下。我吓了一跳,但她已经松开了手坐回自己的座位。

  「哥哥君…,」她叹了口气:「…我妒忌你的夫人!」

  「…。」

  她竟然笑起来了:「谢谢你!哥哥君…,你重燃了我对忠实的爱情的希望…!」

  忠实的爱情?…我相信自己的脸一定像火一样红!

  「其实乡下的爸爸一直催我回去相亲. …可能我真的要考量一下了。」

  「真由美小姐一定可以找到一个好丈夫的。」我抹着一额的冷汗。

  「像你一样好?」她破涕为笑的说. 「嗯!一定会比我还要好很多倍!」

  我们轻松的笑了起来。

  我们聊了一会,话题集中在阿坚和樱子身上。原来樱子和明美是同学,樱子在干导游兼职时认识了阿坚,两人还交往起来:但有一次在朋友的聚会中,阿坚认识了樱子的旧同学明美。两人竟然一见锺情,而且很快还订了终身。(我不其然的想起了比蒂和婉媚。)

  阿坚虽然结了婚,但和樱子之间却仍然是没完没了的。就像其他日本男子一样,阿坚婚后仍然活跃於花丛中,樱子其实也只不过是他众多情人中的一个。明美虽然知道樱子的事,但是也管不了,毕竟这是日本的社会文化。

  真由美还说,阿坚在女孩子群中是很受欢迎的,几乎所有兼职的导游小姐都和他上过床了。

  …真想不到!

  我们又谈了一会,最后还交换了联络方法。

  我把真由美送到火车站,临别时她还吻了我一下。(先旨声明,只是朋友式的吻别而已!)

  我望着她的背影,心中难免感到有点可惜!始终是送上门来的野味嘛…!

  一回头,竟然看到……!

  救命!我一回身,竟然看到婉媚就站在我身后面。

  「老婆…!?」我倒抽了一口凉气。

  她交叉着手,半倚在火车站内的墙边一声不响的,面上挂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眼睛却看着远去的真由美。

  「我可以解释的…。」我讷讷的说. 她看看我,却没有任何回应。

  「如果我告诉你,我们只不过是踫巧遇上的,你会相信吗?」

  她当然不相信。

  我叹了口气:「如果你答应我绝不告诉明美,我便坦白的把一切都告诉你。」

  我们一直漫无目的地在新宿火车站周围的街上走着,她甚至不让我拖着她的手。

  「就是这样了?」婉媚听完我的叙述,面上还是木无表情的。我把刚才发生的事全告诉了她,包括了和真由美的对话,一点都没隐瞒;因为我始终拿不准她究竟是几时开始跟着我的?

  明美呢?是不是去跟踪阿坚了?

  我竖起三只手指:「全部都是真的,我可以发誓!」我认真地说. 心中却在庆幸刚才向我献身的是真由美,而不是比她漂亮得多的樱子,否则…不敢想了!

  「老公…。」婉媚忽然停下了脚步,怔怔的看着我。

  她的眼里阴晴不定的,我给瞧得开始有点心里发毛了。

  她看着我面若死灰的表情,忽然冲前扑进我怀里. 「老婆…?」我张开手抱住了她,心中还是七上八下的。

  「老公!我好高兴. 」她仰首在我腮边吻了一下,喜孜孜的笑着说:「你不但没有见色起心,而且没骗我。…其实我和明美一直都跟着你们。刚才在咖啡店,我们就躲在你们后面的卡位。」

  「甚么…?」我又喜又惊!

  「明美压根儿就不相信你们是去买相机. 你们下车后,她马上拉着我在车箱的另一边跟着下了车;还远远的吊着你们两个…。」她面红红、很兴奋地说:「一看见你们转乘了火车往回走,便知道你们不是去「秋叶原」了。」

  「明美还猜说阿坚一定是带你去玩「风族娘」了,怎知你们原来约了樱子和真由美…。」她顿住了。

  我叹了口气:「那明美知道阿坚和樱子…?」

  「嗯!」婉媚无奈地点了点头:「她很不开心,但却没有再追上去。她说晚上才和阿坚算帐。而且…,」

  「怎么了?」我追问。

  「而且…明美也很想看看你怎样应付真由美啊!」我一面听一面冒汗,要是我刚才有甚么行差踏错,我便死定了。婉媚可不会像明美般忍气吞声,她不马上杀了我才怪。

  「对了,明美呢?」几乎把她忘了。

  「她刚走了,她说想静一静,而且不好意思看着我审问你。」

  「老公…?」她抓紧我的手臂:「你刚才对真由美说的都是真的?」她的眼里洋溢着幸福。

  「当然是真的,我又不知道你们在偷听。」我张开手夸张的说,心中早已向着全能的上帝五体投地的在又跪又拜:「否则我怎会拒绝一个送上门自动献身的大美女?」

  「其实刚才我真的很害怕你会像阿坚一样…。」她抬头看着我:「我知道男人都是贪新忘旧的。其实我一直都在担心你会在外面找女人的,怎知道…!」她忍不住甜甜的从心底里笑起来:「…你竟然可以抗拒真由美的引诱;而且原因还是那么…肉麻,…那么的逗人开心!你知道嘛?明美简直吓呆了!」

  我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觉. 比起大姐、祖儿她们,真由美算甚么?当然,这种侥倖的想法只可以永远的藏在我心里. 我笑着逗她说:「…其实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的,但方才我怕说出来会伤害了真由美小姐!所以才没有告诉她。」

  「是甚么?快说!」婉媚马上圆瞪杏眼,重重的捶了我一下。

  「哎呀!」我抓着老婆的小粉拳,用最含情脉脉的眼睛凝望着她:「难道要我坦白的告诉她说,我自己的老婆比她不知美上多少倍?我又怎会把她看上眼么?」

  「胡说八道!」她笑着啐道。

  我看着那如花的笑靥,心中忽然涌起了一阵澎湃的爱意,忍不住便抱着她在人潮如鲫的闹市街头热吻起来。

  婉媚吓了一跳,害羞的想推拒,我却怎也不肯松手;反正这儿又没有人认识我们,她挣扎了一会便放弃了,还热烈的搂着我回吻。话说回来,日本人倒是挺开放的,我们这样当众亲热,在香港早起哄了;但那些日本人除了笑笑望多一眼之外,倒真的没有人理会我们。

  时间在一瞬间像是停顿了似的。我们两人在车水马龙的东京街头紧贴着拥吻,旁边熙来攘往的游人好像隔离了在另一个空间似的,完全没有干扰到我们的天长地久…。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再次听到旁边烦杂的人声时,我才肯把婉媚松开让她喘喘气。她把羞红的小面埋在我怀里,一面擂起粉拳在我胸口一不痛不痒的打着,一面娇嗔着道:「要死了!也不害羞的!」

  我笑着享受她搔痒般的小粉拳,低头附在她耳边小声的说:「老婆,我爱死你了!…我想…要你!」

  她混身一震,嗔道:「死色狼,整天都在想那回事的…,」这几天住在阿坚家中,我们因为害怕那些纸趟门隔不了声;已经几天没燕好了。她脸红红跺着脚小声的说:「…那…我们快回家吧!」

  「我等不及了!」我说道:「不如就在这儿…?」

  「这儿?」她吓了一跳。

  我指指街角一间闪着粉红色霓虹灯招牌的爱情酒店:「嗯,刚才我为了你,送走了和东瀛魔女偷情的难得机会。你可要赔偿我的一切损失啊!」

  她忍着笑又打了我一拳:「还说!你背着我和别的女孩子约会,我还没惩罚你,现在倒反要我赔偿了?」

  「好…好。你不赔,我赔!我把整个人都赔给你好了。…我们去试试,好吗?」我一面「哀求」着,一面连拖带拉的把老婆半推半就的推进酒店去。

  「加藤鹰、川岛…和津实…?

  这是甚么名字?」婉媚还在嘀咕嘀咕着刚才我在柜台登记时用的名字:「总觉得怪怪的。」

  其实那些都是从前看A 片时看过的日本AV男女优的名字,刚才一时想起,顺手便写下了。

  我笑着打开房门…,哗!房间好小啊。我还是第一次光顾日本的爱情酒店,不知道其他的是不是也一样。幸好装潢还算雅致,小巧的淋浴间里硬挤着个双人浴缸,连坐厕所时也差不多可以顺手洗脚…。床边的小柜里当然有安全套,婉媚好奇的拿出来数数,一、二、三…,总共有六个。

  我向她笑着说:「老婆,够不够用?」

  她顽皮的笑着应道:「你有没有能耐把它们全用尽啊?…哇!」竟然敢质疑为夫的功夫?当然是被我惩罚的打她屁股了。

  我把她压在床上,在她的粉颈上乱吻着。她依依呀呀的呻吟着,忽然嚷道:「老公…,天花板…。」我仰首一看,原来上面装了面镜子,把我们交缠在一起的情况都映在天花上了。

  「只不过是镜子罢了…,有甚么问题?」我看到婉媚羞涩的样子,欲焰反而烧的更旺了,快手快脚的便把她扒光了。「老婆,你好美!」又把自己也脱光了,卧到她的旁边,一同看着镜子上倒映的两副熟悉的赤裸躯体. 婉媚起初还有些害羞,但在我的怪手的骚扰下,很快便气喘嘘嘘的忘却了羞赧;还看着天花板上的倒影,玉手摸索着爬到的的胯下,抓着了那根昂然矗立的权杖。

  的正想爬起来压住她,老婆却羞赧的在我耳边说:「老公,为了奖励你,今天不用你动手…。」

  她轻轻的把我按在床上,爬起来坐我胸前,俯身下去含着了我的肉棒。

  婉媚从来都不喜欢吃我的小弟弟。之前的几次,都是在她月事不方便时和在怀着小怡的后期,在我的苦苦哀求下,才苦着脸勉为其难地做的。主动肯为我作口舌服务还是头一次。

  肉棒慢慢的被吞进温暖的小嘴里,心理上的欢愉远比生理上的刺激大。论到口交的技术,婉媚当然远比不上「口舌服务系大学教授」迪琵,连和她的妹妹祖儿比较,也是望尘莫及的。可是今次她却很努力的尝试,灵巧的小香舌辛勤的上下卷动,由棒棒的尖端沿着胀硬的蘑菇头一直往下拖曳,连最隐密的地方都没有遗漏。

  我抬头看着那搁在胸前的粉白玉臀。由於她需要两腿分开蹲坐,臀缝张得开开的;漂亮的菊花蕾上每一条粉红的肉摺都清晰可见,连那成熟蜜桃上的每一根柔丝,也是纤毫毕露的;嫩红的花瓣沾满了晶莹的雨露,闪闪发亮的映出淫秽的光彩。

  我忍不住扳开了幼嫩的花唇,张嘴吸住了那挺立的小肉核。婉媚娇躯剧震,但小嘴正忙着叫不出来,只能颤抖着长长的嚥下了一口气;从小洞中「滋」一声的喷中一股炽热的花蜜,把我半张脸都淋湿了。

  她软软的有气无力地把我的肉棒吐出来,回头皱着眉向我抱怨说:「…你再这样弄人家,可不要怪人家没力再服侍你了…。」说着转过身来,蹲起身子把我一柱擎天的巨棒凑到小穴上。一只手抓着我的小弟弟,一只手则掰开了自己的两片花瓣,身体慢慢的蹲下,逐少逐少的把的吞噬。

  她小心翼翼地感受着我的深入,直至已经前无去路了才停了下来;伸手摸摸我们之间那少许的空隙。「老公…,这次还是有少许…。」婉媚当然知道自己的容量,平时我们交欢时,我总是先让她习惯了、爽够了,才会狠心的把那少许也轰进去的。

  这次婉媚却显然打算豁出去了,只见她咬紧牙关,皱起眉头的猛地坐下。「哎…!痛…!好胀…。」我们的毛发交缠,终於贴紧了。龟头顶在扯得紧紧的花芯上,像被无数张小嘴同时噬咬着似的,爽得我几乎失守。我深吸一口气,肉棒登时暴胀,把婉媚撑得失声大叫起来。

  她慢慢的喘过气,开始前后的挺着小屁股;她今天似乎特别的敏感的,紧凑的肉壁不断的在抖动。玉臀一下一下的配合着挺高,当我每次顶在洞底时,她又会突然的收紧肉洞,好像舍不得我离开似的。

  「舒服…,老公…,我…好幸福啊…。」她吐着梦呓似的娇喘,仰着头在我的身体上驰骋着。

  我伸高手抓紧那双绷得紧紧的美丽乳房,峰顶上的蓓蕾已经硬硬的突起来了,像颗成熟的樱桃似的,悬挂在白玉一样的雪峰上;随着她的舞动在上下的飞跃.大颗大颗的香汗沿着高耸的山峰倾泻而下,像雨点般涓涓滴滴的打在我的身上。

  「噢…,老公,又来了,要死了…。」从喉咙深处涌出满足的呻吟,秘洞蓦地猛烈的收搐,火烫的爱液如潮涌出,她又攀到了另一个高峰…!

  高潮过后,婉媚脱力的伏倒在我身上喘气。我轻轻拨开那乱糟糟的秀发,在香汗淋漓的额上轻轻吻着:「老婆,辛苦了…。余下的让为夫来吧。」

  「嗯…。」她的神经仍然未从极度高峰上滑下来,有气无力的应着。

  我把她翻过来让她睡好。然后才再一次把爱的权杖深深的刺进她的身体内。她在半昏半醒中发出满足的呼啸,再度接受了、包容了我的全部。

  我温柔的抽动着,怜惜地没有马上野蛮地横冲直撞。还好经过了刚才的热身运动,她的小洞已经适应了,已可以从容地把我完全容纳. 在我的轻怜蜜爱下,她慢慢的回过气,修长的双腿再度缠上到我背后,还开始挺起纤腰来迎合。

  「老婆,我爱你…。」我在她耳畔哼着甜言蜜语,缓缓的加快速度,把她轰得猛在喘气,十指都深深的陷在的的背肌里. 我慢慢的增强力度,同时悄悄的分开她的双腿挂到肩上。

  这不是婉媚喜欢的体位,因为她总觉得顶得太深了。但是我其实却最喜欢听她那一阵阵不胜恩泽的,带些痛楚的叫声。我再猛插了十数下,趁着她还在迷迷糊糊间,突然的俯前,把她的身体几乎对摺了起来。

  她一惊瞪开美目,我已经重重的轰下去了。「哎…,痛…!」她全身被我压着,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肉棒连环的捣在硬硬的花芯上,每一下都带起七级大地震似的颤抖。她的小洞一直都在收搐,一直抖震着;终於我一下的重击冲开了花芯,卡在紧合的小嘴上。婉媚美得翻白了眼,一口咬在我肩头上。花芯里像火山爆发似的溢出火烫的溶岩,把我的肉棒都烧溶了。我在剧震中释放精关,把千亿个满载着浓浓爱慕的精子注满了美丽的子宫.

  我和婉媚准时到达「池袋」和明美会合,明美顽皮的望着我;又拉着婉媚说悄悄话。看着两个美女小声说大声笑。可真是赏心乐事。尤其是婉媚,因为下午在床第上获得了极度的满足,混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动人的风韵,美得无法形容。相较之下,明美那种淡淡的忧郁也显得更浓烈了。

  从她看着婉媚,和时不时偷望着我的眼光中,我清楚地感受到那股羨慕和不忿的渴求。

  阿坚这小子真不争气,他又迟到了!明美的面色当然不会好看,我们三个人在火车站外一直呆等了大半个钟头;到明美忍不住赌气要拉着我们走时,他才气沖沖的赶来。他见我满而春风的,还抱怨的猛向我打眼色,一定是埋怨我只顾着自己风流快活,忘记提醒他晚了。

  我连忙叫婉媚把明美拉开,把握机会向阿坚解释下午的情况. (当然不包括我和老婆去「开房」的事。)

  他听到抛下明美去和樱子偷情的事曝了光,登时面色大变的;但一张嘴却还在死撑说没甚么大问题. 我信他才怪!只有好没气的告诫他说:明美今次真的很气,叫他千万要小心应付。搞不好的话,万一老婆跑回娘家告状便麻烦了。

  我们各怀鬼胎的逛了几条街,我把阿坚推上前去,自己却拉着老婆拐进了条横街。婉媚当然知道我是在制造机会让阿坚哄回明美;虽然她还是深深不忿的,但「宁教人打仔,莫教人分妻」,她也想阿坚两夫妇言归於好的。

  我们两个胡乱的找了间小店子填饱肚皮,然后在附近逛了一会夜市,到近半夜时才回到阿坚的住处。

  到我们就寝时,阿坚他们还没有回来。

  第二天早上我们起床时,明美已经准备好了早饭。我和老婆见到她脸上春意盎然的,满面的娇羞;而阿坚却挂着两个黑黑的熊猫眼圈,颈上也多了有几个「咖哩鸡」的爱咬痕迹. 看样子阿坚昨晚一定是在床上向明美鞠躬尽瘁的道歉了。

更多小说尽在CR小说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